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It's consuming me(5)

ooc*n

 

——

 

 

Your spit

你的口水

 

“老叶张嘴!”正在电脑旁处理文件的叶修不知道黄少天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也没想那么多,朝着他的方向张开了嘴。一个东西被塞进了他的嘴里,舌苔甫一接触,酸味就在嘴里炸裂开来,太酸了,叶修整张脸皱成一团,他想要吐出来,一旁幸灾乐祸的黄少天一把捂住他的嘴:“不许吐!”

叶修忽然间把他的手抓下,整个人凑了上去,那颗糖顺着滑进了黄少天嘴里,坑人的黄少天被反坑了一把,要命的酸,舌苔的腺体被刺激得不住分泌着口水,俩人嘴里不住流下银丝,一颗糖转来转去,极致的酸挺过50秒开始慢慢转甜,叶修拉开俩人距离,扯出一条长长的银丝,水润过的唇配合那人脸上得逞的笑,莫名有些色情,黄少天的脸又红了。

事后,叶修问黄少天这是什么糖,黄少天郁闷地说:“秀逗,本想坑一把你这个老家伙的,结果把自己也搭进去了。一想起它就忍不住流口水,太酸了,再也不要吃了。”叶修深有所感,不过挺过去那阵子酸味,水果甜味就冒出来温和地安抚着委屈的舌苔,其实也没那么糟糕嘛。

 

Your occupation

你的占有

 

黄少天有时候特别有危机感,他们在一起时是他告的白,这么多年下来,那人对自己就是一副不温不火的样子,看不到他对自己的在意,会不会本来就是叶修强迫他自己和自己在一起的,叶修那人将自己当成好朋友,不忍破坏这段感情才接受的?那自己岂不是耽搁他这么多年了?可是怎么办,不想离开叶修。

叶修余光中瞥见沙发上的爱人忽然间就蔫了,嘴巴撅得老高,几乎快要哭出来的那种,他慌忙放下手里的一切,跑去安慰人,得知实情的他狠狠弹了黄少天额头一下,黄少天捂着额头:“我靠疼疼疼!你干嘛!!”叶修佯怒:“谁教你的胡思乱想!”

他轻轻抱住黄少天:“若我不喜欢你,我又何必委屈自己和你在一起,还有什么叫我对你不在意?若我对你不在意,我又怎么会一直阻止你和文州他们玩,每次你凑到文州大眼儿身边我都恨不得把你栓住,不让你乱跑,自己的男朋友恋人在别的男人旁边说得很开心,让我怎么能不吃醋?你这小白眼狼还想着离开我,是不是该罚?”

黄少天终于懂为什么每次他和喻文州他们出去之后回来自己第二天绝对起不了床的原因,叶修起身双手撑在他的身上俯视他:“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质疑哥的感情,少天啊,哥的小心脏受伤了。”黄少天嘿嘿傻笑着抱住叶修蹭了蹭他的脖颈。

 

Your protection

你的保护

 

有段时间黄少天生了场大病,这可把叶修急坏了,他连夜背着黄少天去了医院,挂了几天水之后黄少天的情况终于好了很多,可以回到家慢慢调养,黄少天早就在病房呆腻了,他想念家里软乎乎的床,医院的床太硬他要给差评,还想念叶修做的香喷喷的饭菜,每天都是白粥青菜他的嘴里早就淡得没味了,天大地大病人最大,嘿嘿,他可要好好行使病人的权利,黄少天一脸幸福地想。

很快地叶修办完出院手续,带着黄少天回了家,一到家,黄少天就撒欢了,整个人扑到床上来回打滚,滚够了趴在床上冲叶修说道:“老叶老叶,我要吃大餐!!我要吃麻婆豆腐辣子鸡蒜蓉茄子水煮肉!!医院的饭菜简直不是人吃的!我嘴里都快淡出鸟了!我们今天吃火锅吧,好不好好不好?”叶修一口回绝:“不好,医生说了你还得忌口。”当晚的饭菜虽然仍旧清淡,但胜在好吃,黄少天也就憋屈地把这个要求咽回肚子了。

之后黄少天发现了不管他干什么叶修总有借口不让他动手,他感觉自己完全就是个被包养的,什么都不用干,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叶修那家伙还说:“放下,我来就可以了,医生说你还没好,尽量多休息。”黄少天担忧地看着体重秤上的数字,才几天功夫,自己就被养胖了十斤。最可恶的就是两人年轻气盛的小伙住在一起,还是情侣,某天晚上黄少天含蓄地表达了自己想要做床上运动时,叶修无视自己被撩起来的欲望:“不行,医生说你还不能剧烈运动。”然后去了浴室自行解决。

黄少天气得牙痒痒,他要去投诉那个医生,不仅服务态度差还误人子弟,自己男朋友在身边却吃不了。他不管不顾地直接冲到了浴室,和叶修来了个面对面,叶修哑着嗓子:“少天。”“叶修你果真是个混蛋!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我不是那些弱不经需要保护的女生,我也是男人!我早就好了,你他娘的到底在忍什么!”他闭着眼吻住了叶修,感觉到叶修一怔之后把手放到了他的腰上,当晚两人疯了很久。

 

Your brutality

你的野蛮

 

你以为叶修是霸道总裁吗?黄少天白了一眼,叶修那人其实性子挺好,待人待事总是游刃有余,生气也好,愤怒也罢,都是出于自己底线被打破的情况,但他不会不讲理,他会在另一方面打击回去,哪怕是威胁的话他说出来也像是在开玩笑,只不过他说的话都太直白还都是实话,总会让其他人无话可说,恨不得把他套麻袋打一顿,他的所作所为,除了开口能气死人,总体来说就像个贵族少爷,野蛮一词更是与他沾不了边。

 

Your dark

你的阴暗

 

黄少天睁开眼,入目是间阴暗的屋子,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自己被捆绑在床上,而绑他的人坐在床边一脸痴迷地看着他:“啊,少天,你终于是我的了,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黄少天愤怒地冲他喊:“叶修你干什么!你明知道我不喜欢你了,我们都说好和平分手的,你这样又算什么!”

被唤作叶修的男人用指腹轻轻滑过他的脸颊,他厌恶地躲开,叶修并不在意:“算什么?那我们那几年的爱情又算什么?你说不爱就不爱了吗?我可不同意,我不想放你走,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他将手滑到黄少天的胸脯上,黄少天一阵恶寒:“叶修,别让我恨你,放我走,我们还能做朋友。”

叶修冲他露出一个笑,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在上面竟然嗅到了血的味道:“朋友?我可不是为了和你做朋友,反正这里也没人知道,不会有人救你出去的,如果恨能让你记住我的话,就多恨我一些吧。”他拿起桌子旁准备好的蜡烛,将蜡油滴在黄少天身上,黄少天痛得叫了一声:“嘶,疼疼疼疼疼!!我靠,老叶你玩真的啊!!”

叶修急急忙忙打开灯,屋子一下子亮堂不少:“疼吗?哪疼?都说了不要玩这种play,你还笑,看来还是疼得轻了。”黄少天解开手上松松绑着的绳子:“其实也就滴上去的那一瞬间有点儿疼,之后就不怎么疼了,不过说实话老叶你演病娇演得挺好的嘛。”叶修一边帮他揉并不红的手腕一边说:“那当然,哥可是教科书啊。”

所以说分手捆绑之类的都是小情侣间的情趣。

 

Your light

你的光鲜

 

 叶修是谁?玩荣耀的几乎无人不识,甫一出道便封神,荣耀前三赛季和第十赛季的总冠军得主,唯一一位三连冠王朝战队的缔造者,四次MVP,两次输出之星,一次一击必杀,一次单挑之王,和苏沐橙从第三赛季到第七赛季被评为“最佳搭档”,四大战术大师中唯一的攻坚手,第一届世邀赛领队,如今是叶氏公司的继承者。

当褪去了这些光鲜之后,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会哭会笑,去买菜会和大妈们聊天和小贩讨价还价,会赖床偷懒不干家务,总是宅在家里不愿意出去运动一下,能坐着绝不站着,还不好好爱惜自己,黄少天瞪了眼玩游戏玩得开心的人,下一秒又笑了,眼里满满的爱意,不过这样的他也只有自己喜欢了吧,别人爱的都是他的表面,也唯有自己才不嫌弃他满身的缺点。

 

Your cock

你的屌

 

……咳咳,这个只有黄少天知道,他才不会告诉你们呢。

 

tbc.

秀逗糖自己买了六包为了体验那种酸爽,吃完整个人只要一听到名字就忍不住流口水是真的,要不怎么会有“望梅止渴”这一说法,而且好像自从第一次开荒之后,好像写什么都忍不住往床上运动想(扶额)

 

 


 

评论(9)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