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Glory Dynasty/叶黄】生日快乐!

提前祝我叶生日快乐!

太喜欢前世今生梗了,大概前世BE,今生HE,今世就一小段,重点前世,总觉得前世求不得今生就会好好去珍惜这种老套剧情太戳我心了

混在一堆大佬中的小透明瑟瑟发抖ing

预警:刚开始想生贺的时候是直接就开始码了的,码到一半的时候由于要写论文就停下了,论文被批回来三四次就一直忘了写完,所以文章后面可能会很糟糕,很差强人意,所以还请大家多多包容

字数:5142

渣文笔,ooc*n

 

——

 

黄少天第一次见到叶修是在六岁。

他清晰地记得那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微风拂面,带来阵阵清香。他坐在家中的水池边,无聊地朝着水中央扔石子,同族的胞弟邀他出去玩,他拒绝了。想到这事,黄少天双手撑在地上,仰头看着天空,澄澈干净的天幕上偶有几片云絮飞过,几片花瓣飘飘悠悠地落在他的鼻尖上。

他捡起花瓣对着天空看着花瓣上的纹路,余光中瞥到族内有个人提着一篮东西朝后院走,是祖奶奶。祖奶奶年纪大了,平时都待在屋里祈福,她去后院干什么?黄少天爬起来,悄悄地跟在老人身后。

 

后院平时鲜少有人踏足,黄少天曾误入过一次,只记得这里有一片树林,藤蔓交加,周围杂草丛生,看上去很荒凉而且诡异,来不及去探寻这个地方,当时的黄少天被突如其来的一声怪叫吓得转头就跑。

如今的他再次进入了这里,没有害怕,只有好奇。在祖奶奶扒开藤蔓之前,他从未想过树林中居然有这样一条小路,跟在祖奶奶的身后,黄少天愈发好奇祖奶奶要去什么地方了。小路并不是笔直的,老人熟练地选择藤蔓杂草少的地方前行,并没有走很长时间,很快眼前出现了一间房子。

不得不说这里很破很古老,统共只有一间屋子,砖缝、瓦缝里长满了小草,掉漆的木门上有几块不走心的补丁,和破旧的房屋形成对比的是栅栏围筑的小院,院子里有一棵花树,淡粉的花瓣纷扬而下,树下有一张石桌和两张石凳。

老人整理下衣裳,穿过小院,吱呀一声推开屋门,屋子里灰尘蛛网遍布都是,正中央摆着一座雕像,怒目圆睁,手持一杆战矛,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将东西摆在案前,老人虔诚地对着雕像拜了一拜,随后拿起携带的抹布将雕像身上的蜘蛛网擦拭干净,又掂起门后的扫把清扫庭院,之后她坐在石凳上沏了两杯茶慢慢地品着,在干这些的时候,老人脸上一片安详。黄少天躲在树后,直到老人离开后才进入这里。

 

牌匾上的字经过岁月的洗刷早已模糊不清,黄少天站在门口呆呆地看着灰扑扑的雕像,想不通这是哪个神明让祖奶奶不分辞苦地来祭拜,耳边蓦然传来一声叹息,黄少天诧异地转身。

树下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白衣如雪,黑发如瀑,他坐在石凳上拈起一片花瓣随意揉捏。黄少天跟着他的动作注意起他的手,修长优美,丝毫不比手中的花瓣差,甚至比他阿娘的手还要好看,阿娘是世人公认的手最好看的人,但是和眼前之人一比较,就逊色了许多,黄少天在心中默默对比了一下。

“不对,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我家!”黄少天虽小,脑子却很灵活,他警惕地看着对方,那人抬眸看向他,嘴角勾起一抹笑:“我是鬼哦。”“什……什什什么?不可能!这世上怎么会有鬼!你肯定是在骗我!说!你到底是谁?闯进我家有什么企图?”黄少天给自己壮了壮胆。

那人笑了起来,声音意外地好听,黄少天是个众所皆知的声控,偏爱一切好听的声音,他微微红了脸:“靠!不要以为你声音好听就可以为所欲为!再不交代的话我就喊人了!”叶修倒是愣了一下,没料到黄少天会说这样的话。

他托着腮笑着回答:“哥叫叶修,没骗你,哥确实是鬼哦。”黄少天脑子都空白了:“怎么可能?你不要看我是小孩子就骗我,鬼哪有长这么好看的。”“即使你夸我也没有奖励,难道你不知道鬼最擅长幻化的吗?既然你这样好奇,哥就勉为其难让你见识一下我的真面目吧。”

如玉的面庞从中开裂,一条长长的舌头从中间探出,随后挤出来的是整个脑袋,瞳孔处是一片黢黑,脸上的皮肤皲裂,鲜血从破裂的地方不断流出,头发是一条条虫子长着嘴,口水滴落在地上,发出腥臭的气息。

尖嘴獠牙,虫群淌着口水齐齐盯着他,黄少天脑子都懵了,他不明白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会变成这样,正想着,眼前突然出现一张放大的鬼脸,扑面而来的腥味令人作呕,他再也顾不得什么了,连滚带爬地往外跑:“鬼啊啊啊啊!!!!”

 

被吓了这么一次后,黄少天老实了许多,他乖乖地每天去祖奶奶那里请安,请安后待在祖奶奶的房间里,也不出去玩,就看着祖奶奶不停地拨动着手里的佛珠。

到底还是年少,黄少天才安静了几天就不肯老老实实地待着了,他围着祖奶奶转:“祖奶奶祖奶奶,我跟您说件事您别生气啊,我上次偷偷跟了您去后院,后院供的是谁啊?看上去不像是书上介绍的神灵,既然没人拜,祖奶奶您为什么要去啊?您难道都不知道那个小院子里有鬼啊,本来挺好看的,然后突然就变成厉鬼,都快吓死我了……”

老人手里的佛珠掉在了地上,她抓住黄少天:“他原来的样子是什么样子?穿的是什么衣服?”她抓得很紧,黄少天忍不住痛呼:“祖奶奶,您抓疼我了!就是很好看啊,穿的是一身白衣,看上去很白。”

话音刚落,黄少天就见眼前的老人颓然地跌坐在地上:“你见到他了,他还在,他还在……”老人不住地念叨着“他还在”,眼泪从深陷的眼窝中不断流出,黄少天揉着发疼的肩膀不知所措地看着祖奶奶。

过了片刻,老人冷静下来,她一颗颗拾起散落在地上的佛珠,一面问他:“抱歉啊少天,祖奶奶刚刚抓疼你了。”黄少天摇了摇头,老人将佛珠放入一个木盒子中装起来,拉过他的手:“你很好奇那里是谁吧,那是我们家族的守护神一叶之秋,世代守护着我们黄家……”

 

原来是这样,黄少天恍然大悟:“那他为什么要变鬼吓唬我啊?”祖奶奶笑了:“我小时候他也吓唬过我呢,不过我可没跟你一样逃跑,”祖奶奶屈指刮了一下他的鼻子,“我就站在那儿,被吓得一动也不动,后来见我哭了他才慌张地变回去哄我,我想大概是许久没和人接触过,耍小孩子心性吧。”祖奶奶回想了当年的事不自觉笑了出来。

黄少天撇嘴:“我去,我都不这么做了,叶……这个神明他是有多幼稚啊。”老人思考了一会儿笑:“嗯,这么一想还真的很幼稚啊。”老人自顾自地往下说:“不过真好啊,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以为他早就……原来还在啊,还在就好……”

老人絮絮叨叨地说着,黄少天头一次这么认真听人讲话,从老人的话中他得出许多信息,比如族里已经有很多人不信奉神明,比如没有愿力的神明会消失之类的,黄少天心头一紧:“祖奶奶,如今族里还有多少人信奉一叶啊?”“大概只剩我一个人了。”老人神色黯然地回答。

 

黄少天神色复杂地看着眼前茂郁的树林,耳边回响祖奶奶的声音,“……没有愿力的神明就仿佛不被需要的存在一样,随时都会消失。想当年全盛时期,一叶神可以在府内任意行走,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的愿力,一叶神的活动范围恐怕只有那个地方了……”

“乱走的话不会被人发现吗?”

“不会,因为能看见他的只有我,现在又多了一个你。”

他深吸了口气,鼓足勇气踏了进去。果然他还在这里,叶修看见他:“哟,小朋友不害怕了?”黄少天大踏步地走到他面前:“叶修,你放心,今后我陪你玩!我不会让你消失的!”叶修一愣,忽地笑了:“好啊,今后就拜托少天大大照顾了。”自己的名字他是如何得知的,黄少天并不奇怪,神明总会有办法的。

 

黄家是将门世家,黄少天作为族长的儿子,自然也被要求习武,他天资聪颖,不管什么都是一点就通,但他偏偏不喜欢家里请来教武术的师傅,长得难看不说,脾气还很爆,一点儿都不对他的脾气。黄少天提溜着木剑跑去找叶修,没看错的话,叶修也是会功夫的,与其找一个门外汉来教自己,还不如自己选择师傅。

叶修答应了,每天都会抽出一些时间来教授黄少天功夫,一个月后的族比,黄少天以出色的战绩取得了第一名,成为名副其实的家族继承者。

 

安闲的日子并不长久,族比后,祖奶奶到了寿命的尽头,她躺在床上,浑浊的双眼锁定了黄少天的身上,她已经说不出话,只能发出短促、断续的声音。黄少天却懂了,他飞快地跑出屋子,向后院跑去,不管身后族人如何说他。

叶修还坐在靠着树的石凳上,无聊地把玩着一片叶子。黄少天一进来就拉着叶修往外走,叶修没防备,一下子被扯到了门口,但他的手刚一接触到门外的空气,叶修就感觉到整条手臂都在刺痛,左手也为之变得透明了些。他停下脚步,迟疑地不敢再往前迈一步。

黄少天红着眼:“为什么不走了?”叶修垂眸将手藏匿在宽大的袖袍中:“抱歉,少天。”“我祖奶奶就要死了!”黄少天怒吼,“她就要死了,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她每天都在为你祷告,梦想着再见你一面,可你为什么……为什么不去看看她……”语气越来越低,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不停地往下落。叶修叹了一口气,伸手揉了揉黄少天的头发:“走吧,去见你祖奶奶。”

两人到了老人的房间,老人的床边围了一圈人,或真情或假意。黄少天挤开人群:“让让,让让!”他扑到老人的床边,握着老人的手:“祖奶奶,您睁睁眼,看,我把他带过来了。”老人费力地睁开眼,模模糊糊地看到一个穿白衣的人影,她颤抖着双手:“你……你……你来啦……”她已经快不行了,说一句话都费力地紧,“真好啊……能……再次见……见到你……”叶修无言地站在床边,伸出手轻放在老人的额头。

温暖的气息从掌心流出,老人流着泪,闭上了眼睛,她满足了,记忆中的那个人过了这么久依旧没什么变化,而自己却老了很多,她想,下辈子一定要以最好的形态出现在他面前,她练了胆子,下次他可没那么容易吓哭自己了,或许自己可以尝试吓吓他,让那张不是淡然就是孤独的脸上多些人性化的表情,唔,这个主意不错,自己一定要好好想想……

老人走了,带着满足的微笑。

 

叶修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消失,本来就只有黄少天跟老人能看见他,黄少天还沉浸在悲伤中,没有人注意到他的消失。他回到小屋,透明的身影几乎要碎裂,他回头看向树林,怕是又要睡上很长时间了,只是不知道下次醒来又是什么时候,小朋友或许长大了,或许跟老人一样老了,也或许再也见不到他了,良久,原地空留一声叹息。

在料理了祖奶奶的丧事后,黄少天才想起叶修。他拿了糕点去找叶修,但这一次他却没看到熟悉的身影,无论怎么喊小院子里还是空荡荡的,只有几片树叶应声悠悠然地落下。

他忽地想起了叶修出门前的犹豫,想到了祖奶奶之前说过的叶修只能活动在小院子里的事,想起自己曾问过祖奶奶若叶修走出这个院子会怎样,祖奶奶说大概是魂飞魄散。魂飞魄散,一想到这种可能,黄少天眼泪刷得落了下来:“不会的不会的,老叶命大得很,不会就这样消失的。”

他近乎慌乱地在院子里摸索,甚至不清楚自己在干些什么,嘴里只是喃喃地一句:“老叶,对不起。”族里下人找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小少爷双目无神地瘫坐在地上,衣服脏乱得不像样,众人只当他因老人的去世而难过,上前劝说几句准备将人带回去,黄少天突然发疯似的抱住院子里的石凳:“我不走!我不能走!我还没有见到他!我还没给他道歉,都是我的错……”后来还是他的父亲看不下去将他劈晕了带走。

 

此后一别十四年。

黄少天此时已经二十岁了,相貌也愈发俊秀非凡,加之黄家唯一继承人以及这些年闯荡出的名声,每回出门必有无数鲜花抛到他身上,胆子大的姑娘会脸红地将手帕塞到他怀里,黄少天对此烦不胜烦,家里人也明里暗里给他说了几回媒,都被他以这样或那样的理由推掉,到最后实在没办法他当着众人的面说自己喜欢的是男人,才有了几天的歇息。

只要一得空闲,黄少天就会钻进后院,在院子里呆坐片刻,他不善酒,每次都会提壶茶小酌,久而久之,家里人也都默认了他这个怪癖。

但凡事总有例外,京城除了皇亲国戚外,和他们黄家最不对付的当属御史跟丞相两家,三家总会借着各种由头跑到对方家里明着暗着嘲讽一顿,有趣的是三家虽说积怨已久,但每回几乎都是口舌之战,动手的鲜少有之,而黄家自从有了黄少天之后,逐渐占据了上风,也因此黄少天在家族内是能横着走的存在。

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传言,其余两家公子得知黄少天有事没事就钻后院林子里的事,他们就随便找了个理由进了那片只有黄少天进入的土地。在看到那座破落的小院时,几个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招呼着自家下人准备将房子拆了重建,被赶来的黄少天气急动了手,三家关系更加恶劣。

而后,南蛮入侵, 御史跟丞相一众文官厚着脸皮推荐了黄少天率军出征,气得黄将军吹鼻子瞪眼,可也抵不过丞相姐姐的枕边风,一纸诏书命令黄少天即刻出发。

出发前黄少天惯例去了小院,却在石桌上发现了一枚玉佩,下面还压着一张纸条:“万事小心。”黄少天垂眉,并没有想象中的欣喜若狂,更多的是复杂无奈,他小心翼翼将玉佩放在胸前,留恋地看了小院最后一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小将军的名号逐渐在战场上打响,某日敌袭,一支淬了毒的箭直直朝着黄少天飞来,几名敌军以决绝的姿态挡了他所有的退路,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黄少天必死的时候,他身上骤显出一道白光,毒箭落地的瞬间,黄少天胸口的玉佩也变成了粉末,与此同时,远在千里外的京都的黄家后院里,那座象征着斗神的雕像裂了一道缝,随即坍塌。

京都出现了一个未解之谜,黄小将军放弃了家族继承人的身份,终生守在边疆再未回归。

 

******

 

“生日快乐!”

“老叶/队长/叶修/老大生日快乐!”

随着礼花的炸开,隐藏在暗处的人影也逐渐显露出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他们是真心为自己这个所敬佩的对手兼朋友开心,经过一阵插科打诨,众人送了礼物吃了饭就识趣地把剩下的时间交给了叶修跟黄少天。

黄少天偏头看着叶修,眼睛里盛着光:“老叶,这次可不能丢下我咯!”

“嗯,你想走我也不会让你走。”含糊的尾音沉浸在一个吻中。

 

end.

结束了,原谅我的渣文笔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

不求红心蓝手,只希望看看就成

评论(8)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