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前世今生的爱恋1

私设一大堆,ooc*n,无存稿,都是想到什么就开始写什么,所以前后没多少逻辑,更新不定时,流水账文笔,可以接受的话就看吧。

1.

江南多雨,上一秒还是艳阳高照,下一秒就乌云压顶倾盆大雨随之而来。习惯了这样天气的本地人淡定地打着准备好的伞迅速跑回自己家,“咔嗒”一声关上门窜向被窝取暖。没反应过来的外地人被浇了个透心凉之后拿袖子护着头匆匆忙忙地寻找着旅舍。

叶修被这场雨淋懵了,暗骂着这鬼天气,朝着最近的旅舍奔去。隐隐地,一丝血腥味从不远处飘过来,叶修常年习武,再微弱的气息也还是捕捉到了。他顿了顿,思考着自己要不要多管闲事,旅舍就在前面,再跑几步就能到达。叶修被大雨淋得打了个哆嗦,狠了狠心准备去旅舍,在抬脚的瞬间还是心软了,啐了一口唾沫星子,转身循着味道跑了回去。

昏暗的小巷,破旧的屋舍,偶尔传来流浪狗的低声呜咽,只有一个小孩躺在泥地上,身下流出的血染红了他的衣服,弄脏了他的脸,唯独那双眼睛还有些许不甘。意识渐渐模糊,到这里为止了吗?好不甘心。凌乱的脚步声响起,他挣扎着想爬起来,又重重地摔倒在地,溅起的泥水模糊了视线,只能隐约看出一个白衫男子向他跑来,以及昏过去之前听到的略显焦急和无奈的声音:“得,又要捡回一个了,这下沐橙会生气的吧?”

叶修跑到巷里的时候,小家伙正蜷着身子,不觉叹了一口气,还是小心地脱了外衫裹着人,把人背到了背上。到了旅舍,付钱上楼进房把小家伙安顿在床上,又跑出去买了几套衣服和药膏纱布。帮小家伙洗了澡,包扎好伤口,这才有时间打理自己,一直忙到很晚。

天有不测风云,小家伙半夜发起了烧,一张小脸被烧得红通通的,叶修不得不起来给人敷冷毛巾,换毛巾的间隙,叶修还小心地帮人润了润嘴唇。还好这一番没白折腾,天将晓的时候,小家伙烧退了,叶修累得要命,放松的一刹那直接趴在床边睡着了。

黄少天倒是睡了有史以来的一个好觉,导致他醒来的时候还分不清楚自己在哪。当他看到自己在一个陌生环境时如临大敌,刚想抬手却发现一个男人趴在床边,柔软的黑发凌乱地散落在床上,细密的睫毛在眼睑留下一片扇形黑影,算不上英俊的面孔倒也清秀,但他的手却是尤物,精致修长,厚薄均匀,指甲修得极为齐整,让人移不开眼。

黄少天依稀记得昨天的事。昨天,他被几个人打了一顿,原因无他,只是那几个人心情不好想找人出气罢了,黄少天也是不幸成了出气筒。雨下了之后,那几个人就匆匆忙忙地跑了,他已没了力气,没办法躲雨。然后他就看到一个人跑过来,温柔地对他说着话,那人的背很瘦但是很温暖,暖到他的心里。看了看身上被处理好的伤以及新换的衣物,黄少天久违地想要哭。

叶修没一会儿也醒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迷迷瞪瞪地看着眼前的小家伙,伸手抚上黄少天的额头:“哦,不烧了。”黄少天意识到自己昨晚发烧被人守了一夜,想要说声感谢的话,肚子不合时宜叫了起来,尴尬得脸都红了。

叶修一愣,轻笑:“等着,哥给你拿吃的去。”整了整衣服下楼找小二点了一些清淡的菜和小米粥。回来跟小家伙解释:“你才好而且正在长身体,要吃些清淡的开胃,等你好了哥再请你吃好吃的。”黄少天吃着碗里的粥,明明很平常,自己却觉得异常好吃,好吃得眼泪都落了。

叶修慌了:“诶诶,别哭呀,不好喝的话就别喝了,哥再重新去买一份。”黄少天摇了摇头,大颗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粥。谢谢。”多年以后,黄少天还是会不经意地想起那碗粥,那是他渴求已久的温柔。

你不知道我曾经有多讨厌这个冰冷的世界,你的出现让我觉得我和这个世界有了羁绊,才鼓足勇气活下去。



黄少天是被食物的香气给勾引起来的,抬手摸了摸脸上的眼泪,苦涩难耐。小心地抹去了眼泪,偏头朝床下喊:“卧槽,你们吃饭居然不叫我!!!!有我的吗有我的吗?还是不是中国好室友啊,居然不帮我带!爱呢爱呢爱呢?!!”郑轩吸溜一口面条:“压力山大啊黄少,不是我们不叫你,是你睡得太死了好不,我们根本叫不醒你啊,还有红烧牛肉,要么?”

“要要要,当然要啦!”黄少天飞快地下床,接过泡面。倒了热水跟调料包放在那儿就去洗漱了,男孩子嘛,洗漱通常都很快。黄少天餍足地吃着泡面,回想着刚才做的梦,好像……忘了?想不起来自己做的什么梦,但是梦里那种很温暖很怀念的感觉忘不了。黄少天毕竟不是爱纠结的人,思索后无果,便将这个梦丢在了脑后。

饭后,几个人商量着出去逛一圈,b市的天空永远灰蒙蒙的,即使在晚上也看不到一颗星星。不过大城市依旧有它的魅力,各色的灯光相互闪耀,天空都被映成了暗红色,夜晚似乎比白天更要喧哗。几个人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游戏城,也来过几次,就各自找自己感兴趣的玩。

黄少天正准备去自己经常去的那个游戏区,也就不小心瞄到一个夹娃娃机里面的一个古装人偶,熟悉的感觉让他红了眼眶。黄少天并不理解这种情绪从何而来,还是遵从本能走过去,他的运气一向不差,才一局就将人偶夹到了。

抱着人偶,黄少天忍不住蹭了蹭,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少女情怀,黄少天使劲甩了甩头,环顾了四周,发现没人看这边才松了口气。黄少天抱着它找到了室友,不出意外,被嘲笑了好久,室友表示这个梗自己可以笑一年,黄少天瞪了瞪人,不自觉将它抱得更紧。

离这事过去了好久,黄少天每晚都抱着人偶睡觉,也不停地做梦,奇怪的是,每天早上一醒,所有的梦都变得模糊,想不起来。手链也在不知不觉发生着变化。

TBC.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