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前世今生的爱恋2

ooc*n,这一章今生叶神依旧没正脸

2.

随着手链颜色的逐渐清晰,黄少天也终于能记得梦里的一些事了。有时候醒来脸上全是泪水,有时候是笑着的,平时偶尔会盯着某个地方就笑出了声,眉眼弯弯,也曾神经恍惚,撞了好几个人,郑轩他们都担心得要命。

他有时就在想,梦里的一切究竟是不是真的,如果不是,为什么自己感受那么深,如果是,那么另一个人是谁,存在于这个世间吗?每天早上,他总在怀疑自己是在梦里还是现实,这个结果导致他连续几天都没睡好觉。

于是郑轩找了隔壁班的喻文州——他们一起长大的伙伴,人很聪明,总是带着温和的微笑,学校论坛里男神排行榜中占据前五。喻文州听了之后皱了皱好看的眉,决定找黄少天谈谈。

约了黄少天出来吃饭,喻文州刻意点了辣椒居多的饭菜,黄少天没注意,他的心思依旧跑到了九重天外,就着一筷子的辣椒就咬了下去:“嗷!我擦擦擦,好辣好辣好辣!水呢水呢?谁点的谁点的不知道我不喜欢吃辣吗?啊啊啊,哪里有水啊?”黄少天扇着被辣到的舌头,到处找着水。

喻文州这才慢悠悠地将一瓶水递给黄少天:“少天,是我点的*^_^*。”笑眯眯的眼让黄少天硬生生将责怪的话咽了下去,接过水迅速拧开瓶盖灌了下去。

“我说啊,文州,你坑我呢,明明知道我不喜欢吃辣,快要辣死了辣死了!”“要不是少天这些日子神情恍惚,一起吃个饭居然都能跑神,不惩罚一下怎么能行?”黄少天噎住了。“有什么事不能和我们说说嘛,我们都很担心啊 。”黄少天低着头,有一下没一下地捣着饭碗。

最终深吸了一口气,黄少天把这一段时间的经历以及做的梦全说了出去,好友的担心他看在眼里,所以他不想这么浑浑噩噩一个人瞎想了。

喻文州仔细地听着,目光聚集到黄少天左手的手链上,手链早已显出原来的颜色,蓝白色,衬得黄少天肤色很白,样式极为普通,但戴在黄少天手上却很适合。

“也就是说问题出在这手链上,你刚才说这手链是一位老伯卖给你的,他或许知道什么,我们先去找找看。”

于是几个人再次来到那条小街,直奔老者的摊子。和前几天一样,老人摇着蒲扇坐在阴影里乘凉,喻文州径直走到老人面前说:“老伯,我朋友在您这买了一样东西,给他带来了些许困扰,敢问老伯是怎么回事吗?”

老人淡淡一笑:“此物与那位小友有缘,该来的总会来,谁也挡不了。小友,送你几句话:结尽同心缔尽缘,此生虽短意缠绵。 与卿再世相逢日,玉树临风一少年。【注:仓央嘉措的一句诗】好好珍惜这一世吧,莫要再后悔啊。”最后一句话变得低低的,即使最近的喻文州都没听清楚,也就不了了之。

黄少天也没听懂,他偏科比较厉害,语文一向很差,不过好歹记忆力不错,勉强将那首诗记了下来,准备回去查一下。告别老人的时候,黄少天好像听到老人的一声叹息,疑惑地回头,发现老人已经闭上了眼。

回去的途中,几个人讨论着刚刚老人的话,信息量很大,前世、有缘人以及那一句似是而非的诗句还有要来的是什么。身处和平年代,几人都是无神论者,却被最近的一切弄得开始怀疑起这个世界来。

人潮拥挤,他们也穿梭在其中。擦肩而过的瞬间,黄少天忽然感到一丝心悸,手链的缩紧也给足了暗示。他匆忙回头寻找,拉住了好几个人确认不对后失望地垂下了眼睑。他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刚刚自己的行为,那一瞬的悸动,就像梦里的感觉让他难以控制自己。

黄少天只认清了一件事情,那个人也在这里。

早饭过后,两人也互相认识了,黄少天固执地不愿意喊叶修“哥哥”,只是“叶修叶修”地叫,叶修也不是小气的人,也就随他去了。

一人行变成了两人行,再者黄少天是个小孩子,不宜行得太快,两人便慢悠悠的穿过一个又一个城镇,黄少天也渐渐恢复了小孩子的本性,拉着叶修东问西问,没见过的东西总要大呼小叫一番,叶修也尽力满足着他的各种要求,毕竟不是谁都能抵挡的住那双湿漉漉的渴望的眼。

某日,两人行至山间,叶修忽然停了下来,警惕地盯着四周。黄少天没学过武,不知道发生什么了,正疑惑着,突然一道亮光就闪至眼前,黄少天大骇,惊退了好几步,跌入一个怀抱。叶修一手抱着黄少天,一手抓着武器却邪,一挑一拍就将刺客拍到地上,顺手解决了另外几个行刺的人,在这期间,叶修抱着黄少天的手一直都没有放开过。

叶修弯下身子问第一个被他拍到地上的人:“哟,谁派你们来的?说出来你或许会好受些。”地上的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咬碎了嘴里含着的毒药,叶修来不及阻止,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没了气息。

低低的叹了一口气,叶修收拾好一切,拉着黄少天继续往前走。黄少天沉默着,没一会儿他似乎下了什么决心,拽住叶修的手对他说:“叶修,我想学武。”

叶修像是早就预料到会这样的样子,点点头:“想好要学什么了吗?”“嗯,我想学剑!”叶修仔细思索了一会儿,说:“我并不是学剑的,我到有个好地方你可以去那里,也幸好我们终点就是那里,到那之前,我先教你一些基本功吧。”

叶修虽不是用剑大家,但天下功夫出一家,武功的互通之处叶修还是精通的,简单的招式在他手里也有独特的意味。黄少天聪明,也是学武的天才,没过几天,基本招式就掌握得差不多了。

叶修便带着他在冰霜森林里历练,叶修先是将野兽引过来后就退到一边观察黄少天,黄少天总会先埋伏起来,瞅准时机下手,当然也会有失败的情况,叶修就针对他的一些失误及缺点进行锻炼。封圣之后的黄少天总会想起这段经历,那是他最开心的日子。

很快到了蓝雨山,叶修和蓝雨老大魏琛私交甚好,经常凑到一堆喝酒聊天,这次就是魏琛邀请的他。见他来了,魏琛一顿抱怨:“我一个月前给你的消息,这次怎么耽搁这么长时间,嘉世的人又给你找麻烦了?实在不行,来我们蓝雨吧!”

叶修叼着一根草叶子,一把勾住了魏琛的脖子,凑到一旁:“说什么呢,哥只是看你年纪大了,这不给你找个徒弟养老吗?”说到最后的时候冲黄少天那边努了努嘴。

魏琛边嫌弃边走到黄少天面前:“你会这么好心?有好苗子你不是一向都直接拉到嘉世吗?这次不是驴老夫吧?”说完就抓着黄少天的手查看了他的经脉,不消片刻,他就猛地一拍叶修的背:“好小子,这次这个真不赖啊,这体质百年难得一见啊,居然这么大方?说吧,你小子,又想坑老夫什么了,我可警告你,蓝雨没东西给你。”

叶修被拍得呛了一下,也就没注意到黄少天眼神瞬间的暗沉:“老魏,哥是什么人哪,做个好事都能被怀疑,行了,这次就想让你好好教他功夫,你们蓝雨不是有一本剑术秘笈嘛,正好给了他呗。”

两人又插科打诨了一阵,直到有弟子过来提醒他们该吃饭了,两人这才意识到天已经很晚了,打打闹闹地吃完了饭,叶修便带着黄少天朝他常住的那间小屋走了过去。

“少天啊,怎么不说话?”黄少天低着头:“叶修,你是不是很快就走了?我不跟你一起吗?”“少天,只有在这你才能得到更好的发展,跟着我你提升不了多少。”

“叶修,你还会来吗?”黄少天抬起了头,眼泪早已蓄满眼眶,委屈的声音听着令人心疼。“当然,少天还在这啊,我会经常来看你的。”叶修笑着揉了揉少年的头,带着一丝心疼还有温柔。

第二天早上叶修没等黄少天醒来就下山了,黄少天知道后沉默了许久,才抱着剑跟其他师兄去练功。

我等着你,所以你一定要来啊。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