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前世今生的爱恋3

依旧ooc*n,有私设,这一章稍微有那么点长


3.


叶修走之后,黄少天很久才恢复成原样。魏琛也在黄少天根基稳固后将《拔刀斩》《三段斩》《银光落刃》等剑术秘籍教给了他,黄少天也聪明,许多招式在看了一眼后就能耍得有模有样。

在和蓝雨的师兄弟们相处的日子里,黄少天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多,话也多了不少(师兄弟们心里os:何止不少,简直太多了好伐/(ㄒoㄒ)/~~),可见他是真心喜欢着这个包容力极强而且温暖的地方。

黄少天爱笑,也爱说话,没几天,蓝雨上至长老下至打杂的都被他给收服了,就连每次去吃饭,蓝雨大厨总会给他多加点菜,惹得其他人嫉妒得红了眼。黄少天断断续续地打听着叶修的消息,听说他曾经因为在战场上所向披靡而被封为战神,听说他和对面山头的拳皇韩文清打了一架受伤了,听说他被嘉世自己的人暗算差点丢了性命,还听说……

黄少天心里酸酸涩涩的,他想自己的叶修那么好,那些人怎么敢伤他。于是他更是用力地修炼,就想等到哪一天和他站在同一高度看他看过的风景,替他分担一些忧愁。

叶修每年都会在百忙中抽空来一两次,每次来都会给黄少天带些礼物,然后陪黄少天切磋,替他指出剑法的不足,黄少天在他的指导下飞速地成长。

又收到了叶修要来的信,黄少天早早地就在蓝雨楼下等着。远远地看到一个黑点在缓慢地移动,躲在旁边的师兄们还没看清是谁,就见黄少天迫不及待地跑过去,嘴也不停:“老叶老叶老叶,你终于出现了!你今年来得怎么这么晚,我要你跟我切磋切磋切磋,这次我一定会把你打趴的!”

叶修和他的师兄弟们一阵头疼,小时候明明那么安静的一个孩子,长大了怎么就变话唠了呢?叶修伸手揉了揉扑过来的一小只的头,头发一如既往的柔软:“烦烦,别闹。”“叫谁烦烦呢?你才烦烦!本少这么可爱哪里烦了?!”不出意外地炸毛了。叶修多日以来沉郁的心情在看到某人的瞬间消散了不少,连带着答应了那人提出的切磋。

叶修这次在蓝雨呆了很长时间,最开心的莫过于黄少天。每天早上都会跑到叶修的屋子里喊他起床陪他切磋,也会带着他在蓝雨山到处游玩,疯累了两人就躺在草地上看天看云,也会嘻嘻哈哈地玩水捉鱼然后烤来吃,虽然经常会因为烫闹出不少笑话,叶修的厨艺很好,据他自己透漏,早年离家出走之后为了照顾妹妹练的厨艺。

黄少天这几天很满意,不仅因为叶修在旁边,而且自己的剑术提高了不少,不过他又很不开心,叶修明天就要走了。他愁啊,他想让叶修永远陪着自己,却又不想因为自己的私欲让叶修放弃自己的前途。

说起来也奇怪,今天叶修醒的很早,和他的那些师兄弟们嘀嘀咕咕地不知道商量什么阴谋。他刚想走过去,就看到人散了,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让他满腹的疑问不知道往哪撒。郁闷至极,黄少天跑到后山的树林砍树发牢骚。

黄少天本就心宽,很快就想开了,管他呢,反正自己早晚都会知道的,毕竟有几个师兄嘴可不是很严实。这样想着,黄少天咧着嘴傻笑,随手挽了个漂亮的剑花,收了起来。

黄少天转身正准备回去,却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黄少天立马戒备起来。本就无人的树林此时显得越发宁静,鸟群扑棱棱地飞过,风穿过树叶轻拂着黄少天的头发。这个景色本是美好的,然而并不。

之前发泄的时候砍了那么多树,力气没有控制好,原本耸立的数木此时歪歪斜斜,好像就要倒下了。不,是已经倒下来了!黄少天狼狈地躲避着自己造的孽,最后还是躲闪不及被压在了树下,扬起的尘灰糊了他一脸。

因为担心而跟过来的叶修在树压到黄少天身上的时候一瞬间白了脸,他以最快的速度跑到跟前,看到黄少天皱着一张灰扑扑的小脸轻轻咳嗽着,还是忍不住笑喷了。

“老叶老叶,别笑了!快点把我弄出去啊!”黄少天看到叶修来了眼睛一下子亮了。“少天大大这是在干嘛?捉迷藏呢?居然被树压了!噗哈哈哈!”叶修大笑不止,手上不停地将黄少天从树下解救出来。

黄少天恼羞成怒地要和人决斗,叶修草草敷衍着,眼角还带着因为笑而溢出的泪水,亮晶晶的泪珠反射着太阳光,给那人的眼睛平添了一层梦幻的色彩。黄少天看呆了,但他很快调整好自己的样子,假装被灰尘呛了咳嗽几声。

之前没注意,这一放松黄少天才感觉到身上的疼痛,叶修笑够了,把人带回去好好清理了一下,拿了跌伤药给人不轻不重地抹着。黄少天舒服得眯着眼,不知不觉中睡着了,迷迷糊糊听到一声轻笑。

黄少天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身上盖着毯子,估计自己睡着的时候叶修帮忙盖的,想到叶修,黄少天的嘴角不自觉地翘得老高。下了床,黄少天感觉到自己的伤没那么疼了,不禁感慨老叶的按摩技巧不错。

推门出去,黄少天很意外地发现一个路标指示牌,顺着指示走着,他还在奇怪今天蓝雨怎么没人。到了蓝雨楼一间空了许久的接客室,黄少天推开了门。

“碰”的一声,黄少天吓了一跳。四周逐渐亮了起来,蓝雨的众位一人捧着一支蜡烛从黑暗处走过来,“黄少,生辰快乐啊!”“恭喜黄少又长一岁!”“生日快乐哈!”“恭喜黄少十六岁!”……一声声祝福让黄少天红了眼:“谢谢,谢谢大家!”

室内亮堂了不少,黄少天看到这个地方被好好打扮了一下,头顶上悬挂着一串串纸鹤,虽然叠的不算好看,屋子摆了一圆圈的桌子,上面全是他喜欢吃的,最最重要的是,魏琛收藏了好几年的梨花白酒也摆在上面。

叶修看出来黄少天要扑过去,一把揪住人的衣领:“别急啊,少天大大。”给其他人一个暗示,所有人依次从背后掏出礼物递给黄少天,有送字画的,有送玉佩的,还有人送衣服……五花八门的礼物让黄少天再次热泪盈眶。

数了数,发现没有叶修的,黄少天眨巴着眼看着叶修,像一个孩子渴求着珍贵的东西。叶修笑着递过了一个长条形的盒子,黄少天小心翼翼地接过,希冀地看着,叶修好笑道:“打开看看吧。”

里面是一把剑,黄少天抽出剑来看,冰蓝色的剑身泛着冰冷的光,剑身上还刻着一句诗“小楼一夜听春雨”,剑首挂着蓝色的剑穗,样式是之前下山购物时黄少天相中的,随意耍了几招,黄少天猛地扑到叶修身上:“老叶老叶,这个礼物我太喜欢了,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剑有名字吗有名字吗?”“冰雨。”“太酷了!我喜欢!”

几个大男人给人过生日,也没准备什么节目,偶尔有几个人嚎一嗓子就被别人压下去了。黄少天酒量不错,和他们拼酒时喝倒了好几个人,最后,自己也晕乎乎的。

整个屋子一片狼藉,魏琛等人早已醉倒在地,黄少天歪歪扭扭地站起来出去找叶修。叶修酒量太差,早在拼酒开始就溜出去了。黄少天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南山最高的那棵树上望着远方,黄少天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什么也没看到。

黄少天有点委屈,他嘟着嘴,张开双臂对着树上的叶修喊:“叶修,要抱抱!”叶修早就察觉到他的到来,被他这么一来有点愣住了。凭借着出色的内力,叶修很轻易看到黄少天小鹿般亮晶晶的眼以及微红的脸颊,像是被蛊惑一样,叶修居然真的下去给人抱抱。

黄少天无意识地蹭了蹭叶修的脖颈,满意地餍足了一声,叶修眼里闪过一丝晦暗,很快就恢复正常。他小心地将人靠椅在树上,低声道:“少天。”声音低得几乎听不清楚。叶修掏出一支竹笛,轻轻地吹奏着。

这笛声悠扬动听,温暖明净,宛如天籁,就像是蝴蝶在林间翩翩起舞,就像是林间的小泉叮叮咚咚作响,就像是璀璨的星空熠熠发光,还像今晚的月亮那么明亮动人,“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

黄少天听得痴了,闭着眼感受着笛声里的美好,忽然间感觉到有温温凉凉的东西贴在了自己唇上,软软的,一触即分,然后就听到叶修匆忙离去的声音,黄少天摸着自己的唇,忽而就小声开心地笑了起来。

黄少天多年以后还能想起来那时候的感觉,甜蜜幸福,一直笑到泪流满面。



之后黄少天又在那儿蹲点了好几次都没碰到人,寻找的过程中,黄少天还在一间茶饮店找到了一份工作。那份工作工资并不高,但胜在他可以看到整条街的情况,顺带可以打听消息。

某个午后,暖黄的阳光斜射进来。此时并没有多少人,黄少天没一会儿就觉得昏昏欲睡。清脆的风铃声响起,黄少天下意识地直起身子说了一句:“欢迎光临!”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男的俊女的俏,看上去极为般配,男生看上去也很护着女生,黄少天心里有点涩,秉着职业道德还是问:“请问两位需要点什么?”男生开口:“一杯果奶还有一杯咖啡不要糖。”声音懒懒散散的,但很好听。

黄少天给人备好东西,就呆坐在柜台处盯着他们看,他看到男生对女生很是宠溺,男生经常会用葱白修长的手指帮女生擦嘴角,女生不知道和男生说了什么,惹得男生笑得很开心。

黄少天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从没见过的一个人自己却对他上了心,就像梦里自己从未记起过那个人的身形,却知道他是男的,最令他郁闷的是,他一个直男,连女生的小手都没拉过,就被梦里的男人掰弯了,而他意识到之后也极其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连挣扎都不曾有过。

接下来的几天,都能看到他们,黄少天每次都抢着工作给他们送茶饮,同在这儿工作的方锐偷偷将他拉到一边,挤着眼问:“你是不是看上我们系花了?”“滚滚滚滚,谁看上了,唔,她是你们系的?”“那是,我说兄弟,你是不是从没关注过校内风云啊,整个学校都闻名的大美女苏沐橙你居然不认识?说出去你会成为男生公敌的!”

黄少天若有所思地看着那俩人,转而问道:“那她身边的人呢?叫什么名字?”黄少天有点抵触不想问他是不是她男朋友,方锐夸张地捂着心口:“卧槽,叶修你居然不认识!校内风云榜排行第一的传奇人物,来这个学校的人有一大半都是因为他才来的!噗哈哈哈哈!”(原谅我把黄少跟方锐的角色弄反了QAQ)

方锐笑够了,一溜烟跑到叶修身边冲着人挤眉弄眼,把正在聊天的两人吓了一跳,叶修叼着一根糖,人微微后仰:“点心大大,眼抽筋了?”方锐瞪了他一眼,还是忍不住笑了:“老叶,这个学校居然有人不认识你!哈哈哈哈!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接下来就是我大展身手的时刻了!哦哈哈哈哈!”叶修以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方锐,那眼里赤果果地写着这孩子没救了。

黄少天一直注意着这边,看到方锐最后脚踩凳子,做了个佐罗的姿势,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吸引了好多人的注视。黄少天揉了揉笑疼的肚子,低着头假装在认真工作,但他不停抽动的肩膀和咧着的嘴出卖了他。

方锐也不尴尬,笑嘻嘻地给他们分别介绍了对方。黄少天刚开始还有些拘谨,在方锐的插科打诨跟叶修的淡定嘲讽攻击下,很快和他们打闹在一起。黄少天是个爱说话的主,他能将他周围的事都说个遍,要不是最后店长喊他去帮忙,估计他能说到自己刚记事的时候。

叶修饶有兴趣地盯着黄少天离去的背影,苏沐橙托着下巴,歪了歪头,道:“看上人家了?”“咳,怎么说话呢?”叶修呛了一下,眼神有点飘忽不定。“叶修哥,我还不知道你啊,看上就直说啊。”苏沐橙毫不犹豫地拆穿了叶修。叶修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再等等吧。”苏沐橙耸耸肩,表示听他的。

此时在后房,方锐拉着黄少天的手悄声道:“哥们,放心,我会给你打助攻的,到时候抱得美人归别忘了请吃饭啊,嘿嘿嘿。”黄少天无语,他是看上人家了,不过是男的,这种事他怎么可能好意思说出来,就打了个马虎眼忽悠过去。

下班后,黄少天特意到前面看了看,发现人早就走了,难免有些失落。跟店长他们告别,黄少天就准备回去了。一转身,吓得手里的东西差点都掉了,叶修正倚靠着茶饮店的墙板,暖黄的光给他披了一层金纱,好看的手指夹着一根烟,微仰着头吐出一个又一个烟圈,看到他用那只夹着烟的手冲他一挥:“哟,下班了。”

“卧槽卧槽,这不那谁吗?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蹲这啊?吓着人怎么办?即使没吓到人,吓到猫猫狗狗也不行啊!”黄少天按耐住心里的小确幸。“这么说,少天承认自己是猫猫狗狗了?”不可否认,听到那一句“少天”的时候,黄少天的心漏跳了半拍,脸有些发烫,他急促地回了叶修十几个“滚”。

黄少天最后还是问了:“你怎么还没走?不会是专程等我的吧?”叶修不在意地点头:“是啊,听说少天最近在找房子,哥正缺个室友,要不要来住?”说完还凑近了人的耳朵。耳边传来的瘙痒让黄少天心里也痒痒的,赶忙跳开了几步,揉着耳朵:“说话就说话,靠那么近干嘛!”叶修略带深意的眼神飘过,没说什么,黄少天却没来由地抖了一下,好像会有不好的事发生。

黄少天最终还是答应了搬到他那里,离学校不算远,躺在宿舍最后一晚,他登上了论坛搜索叶修 ,才知道这人的传奇,每科第一就不说了,花了两年时间就把大四所有学科都修满分甚至于额外学了其他系的科目也取得优秀也不用说了,有许多重要的科研成果啦也被大家说腻了,甚至于参加过国家各种竞赛得了一等奖更不用多说。黄少天的注意全在八卦论坛里,里面剖的都是学校几位风云人物的感情史亦或者疑似和某某的cp,出现最多的自然就是叶修和苏沐橙,黄少天看了几个帖子之后心里面有点不舒服,扔了手机就把脸埋在枕头里。想到明天就可以和叶修同居,黄少天脸又红了。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