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前世今生的爱恋6

ooc*n,私设有


6.



“不要,不要走!”

寂静的深夜里传来一声尖叫,叶修猛地从梦里惊醒:“少天!”连鞋都没穿就跑到黄少天的门前,刚准备推门进去,门就从里面打开了,同样光着脚的黄少天脸上流满了泪水,叶修心疼地抱着他,轻柔地吻着他脸上的泪水:“少天,少天。”他低声呢喃着心上人的名字,企图让他颤抖的身体停下来。

“老叶。”闷闷的声音从肩膀处响起,“我不知道怎么了,只是突然好难过好伤心,就好像你要走了,走得很远,可是不管怎么我叫你你都不理我,我好害怕。”“少天,抱歉,让你害怕了,我不会离开你,你赶我走我也不会离开。”叶修轻声安慰着自家语无伦次的恋人。

“叶修。”
“嗯。”
“叶修。”
“我在。”
“叶修叶修。”
“我在,少天别怕。”

……

在和叶修同居后,黄少天已经很少做那个梦。刚刚那个梦里的那些片段还很清晰,他看见那个人满身是血的倒在那个剑客模样的人怀里,看见他嘴角蠕动不知道说了什么最后绽放了一个不怎么好看却很温柔的微笑,看见剑客抱着他哭得撕心裂肺,他只觉得自己好像身同感受一样,那种失去最爱的痛苦让他不由自主地蜷着身子,心好像一下子就被挖空,独留一个空空荡荡的洞被呼啸而过的风吹过时发出阵阵呜咽。

后来一连几天黄少天都被那个梦惊醒,整个人看上去都憔悴了好多,叶修是又心疼又自责。临近放假,苏沐橙递给他两张去长白山的飞机票让他带着人出去玩一圈,虽然有个安静的环境他们很喜欢,但是不说话的黄少天还是让他们很担心。(去长白山纯粹是我的私心)

叶修不知道黄少天这个状态会不会跟他出去,他惆怅地坐在窗台吐烟圈,脚下是散落一地的烟头。黄少天才打开门就看见屋内烟雾缭绕,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咳咳咳!老叶老叶!你吸了多少啊这是,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吸烟不要吸烟为什么你就不听啊,你就不能对自己身体好点!迟早吸死你得了!”说着就进屋打开门窗散气,顺带掐了叶修手上的烟。

叶修一脸尴尬,他习惯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抽上一支烟,这次因为想着该怎么和黄少天说,不知不觉就吸了不少。有时候习惯真的是一种潜移默化的东西,要改变一个习惯是很难的,身体往往比你想象得还要诚实,它会在某些情况自主活动,等你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自己下定决心要改变的东西始终存在着,就像毒药一样如骨附蛆。

“少天大大,你这让我一下子戒烟,哥也受不了啊,慢慢来不行吗?”叶修苦巴着脸。黄少天略微思考了一会儿:“好吧,不过以后每天只能抽三根,而且,”黄少天坏笑着,“你要把你所有的烟还有打火机交给我保管,否则你就看!着!办!吧!”黄少天绽放一个异常灿烂的笑,叶修生生从里面读出了威胁,不禁打了个冷颤,肉痛地把东西交出去,黄少天心情大好。

叶修蔫蔫地从后面抱住黄少天,下巴抵在他的肩膀上:“修修心情不好,要少天大大亲亲抱抱出去玩耍才能好。”“卧槽卧槽卧槽卧槽!老叶,卖萌可耻啊啊啊!”黄少天搓了搓身上不存在的鸡皮疙瘩。“那少天答应吗?”叶修故作委屈地撅嘴,那双好看的眼睛带着迷蒙的水汽,黝黑的瞳孔仿佛有光华流转,黄少天只看一眼就投降了:“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叶修和黄少天都是行动派,暑假一到,立马收拾了行李奔赴机场。当天就到了,叶黄二人迅速找了长白山脚下的一家旅店,要了一个双人标准间,服务员态度极好地弯腰:“祝两位幸福!”黄少天耳朵尖都红了,推搡着叶修回房间。

他们的房间正对着长白山,只要站在阳台就可以看见那令人震撼的景色。7月的长白山很美,郁郁葱葱的树林像是在山脚铺了一层浓绿的毛地毯,往上,山路陡峭,弯弯曲曲,峰回路转。及至到极顶,则是光秃秃的一片岩石沙砾覆着一层常年不化的薄雪,在太阳底下熠熠发光。

等到夜晚,长白山上静得能听到流水声虫鸣声风声,此时若在山间空旷的地方仰望,就可以看见浩瀚无垠的星空,碎碎点点的星光闪耀如同珍珠挂在墨蓝的夜幕下,如果在天池边最好,清凉干净的池水倒映着唯美的天幕,让你分不清到底哪为天哪为地。

黄少天拉着叶修玩了几天,之前的郁结也因为新环境有了改变,逐渐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叶修趁空还给那些人回了消息,远在他乡的众人皆舒了口气,随即又担心起一旦黄少天回来他们又该有得烦了。

计划中等黄少天心情好了,就会去下一个地方。可是临近走的时候,他们发现来长白山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疑惑间,旅店的服务员告诉他们每年的8月是这里最热闹的一个月,尤其是8月17那天,黄少天追问,服务员神秘地一笑:“到那天你们就知道了。”

于是两个人又在长白山呆了几天,人也越来越多,来得晚的订不到房间,就会有人把他叫过去合住,黄少天偶尔路过时听到一个女生对着另一个看上去没订到房的女生说:“天下稻米都是一家人,既然是家人,哪用得着说谢谢。”黄少天回去后查了“稻米”“长白山”“817”等词,终于了解了情况,并且随手点开了那本名为《盗墓笔记》的书。






正所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黄少天在床上躺了几天,叶修就在他面前活蹦乱跳几天,气得黄少天鼓着嘴要咬他。而就在此时,一个不知道从哪传出来的流言悄悄流传开,然后迅速蔓延到每个大街小巷。

叶修再一次出去买药时,听到了街边人们谈论的内容。“哎,你知道吗?据说战神是断袖。”“是啊,好恶心,怎么会有这种人存活在世上。”“还有他断的对象是蓝雨的剑圣,而且剑圣好像就是他手把手教的,啧啧,我看过蓝雨的剑圣,长得挺好的一个孩子,就这样被叶修祸害了。”“呵,剑圣?说不定他并不是被强迫的,据说他也是断的。”“嗯嗯,这种人怎么还活着,怎么不去死。”……

叶修面无表情地听完,拿了药慢悠悠地回去,他亮相的时间不长,人们只记得他的辉煌,却没多少人知道他长什么样,所以并不担心走在路上会被人扔石子臭鸡蛋之类的,他唯一担心的是黄少天,若他听到了这些言论,铁定是要和他们争辩一番的,可他怎忍心让他喜欢的人受如此侮辱?

转身再次进入药店,要了些能让人昏迷几天的药,下到黄少天的药里,当天晚上就抱着昏睡的黄少天悄然离去。其实按照他的性格,这些流言蜚语根本对他造不成一丝伤害,也不会就这么离开,可是牵扯到自家恋人,他还是怕了,怕他难过,怕他受到伤害,还怕他……哭。

叶修连夜赶到蓝雨楼,直接找上现任楼主——喻文州。黄少天封圣的时候,他也被世人所熟知,在那一场场战斗中,出色的战术指挥,灵活谨慎的头脑,让一个个对手溃不成兵,他早几年就已经从魏琛那儿接过楼主一职,只是没有公告于世罢了。

找到喻文州,叶修把黄少天交给他,痴痴地看着黄少天的脸,似乎要将他刻在骨子里,最后依依不舍地叮嘱着喻文州:“文州啊,少天就交给你了,记得这一段时间不要让他出去。”喻文州皱了皱好看的眉:“叶神既然舍不得,为什么还要这样做,离开并不是一个好办法。”“正因为舍不得,才不想让他受伤害。文州你好歹也是一楼之主,怎么可能没听到江湖中那些传言,哥不怕那些流言,并不代表少天不怕,他呆在蓝雨是最适合的,而且啊,”叶修仰头露出一抹温柔的微笑,“而且啊,我喜欢看他笑,若他因为这些事而难过,我才更心疼呢。”

喻文州噎了一下,半晌回道:“好,我答应你。少天本来就是我们蓝雨的人,保护每一个成员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叶神多多保重。”叶修回眸看了看睡着的黄少天,轻声说着:“少天,等我,我会回来的。”随后转身下山,喻文州在身后给他行了个大礼,等看不到他的身影才起身。

叶修回了嘉世,远远看到原本应该守着城门的那些熟悉的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陌生的面孔。叶修心里咯噔一下,出事了!沐橙怎么样,受伤了吗?他小心翼翼地隐去身形,利用夜色的掩护摸进苏沐橙的房间。

苏沐橙和衣躺在床上,听到响动警惕地坐起来将匕首横在胸前:“谁?出来!”“沐橙,是我。”熟悉的嗓音让苏沐橙一下子将紧绷了数日的神经松了下来,虽然才分别不到10天,可她觉得已经过去好久好久,久到自己一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就扑了过去眼泪瞬间就濡湿了叶修胸口的衣服。

叶修心疼地抱着苏沐橙,小心轻柔地替她擦拭着泪水,暗沉的声音含了丝愠怒:“沐橙,乖,不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跟哥说说,谁那么大胆欺负你了?”苏沐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叶修哥,没人欺负我,是有人要欺负你。”最后一句她说得咬牙切齿。

“哦,是他们啊,他们又想干什么?”叶修毫不在意地说道。“叶修哥,你还是小心点吧,他们这次找了个习武奇才,据说叫孙翔,而且刘皓的一个亲信说……”苏沐橙有点不好意思开口。“说什么?没事,沐橙。”“他说你和黄少天是断袖,然后我听见他们计划着把这一切公之于众,让你陷入危机,他们还准备说了一些事,但是我被发现了。”苏沐橙无奈地耸了耸肩,但是从她的语气中依旧可以听出对刘皓陶轩他们的憎恨。

两个人后来又聊了很久,叶修最后叹息地说了一句:“沐橙,我想让你到烟雨城云秀那儿待一阵,嘉世要乱了。”“好,我正好也好久没见云秀了。”苏沐橙定定地看着叶修,她知道他只想保护自己,况且自己在这儿只会成为累赘,如果我能更强一点就好了,她想着,这样她就可以站在他身边了。

后来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着之前,她还在想他还在自己身边真好。这几天,她过得很不安稳,陶轩刘皓他们计划着要除掉叶修,不仅将叶修的忠实众全杀了替换成他们的人,而且自从她窥见他们的一部分阴谋,她就相当于被软禁了。看到他出现的时候,她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还是那个跟在两个哥哥身后跑的小女孩,无忧无虑,什么都不用想,什么也不用怕。

叶修偷偷给烟雨城城主楚云秀寄了消息,拜托她照顾自家妹子。第二天早上楚云秀就大张旗鼓赶来了,美其名曰自己好久没见自己好姐妹了,想邀苏沐橙去烟雨城住上一段日子,让她们姐妹好好叙个旧。陶轩恨得咬碎了牙,还是装出笑眯眯的样子说:“楚城主,这不好吧。”“有什么不好,我们姐妹聊个天怎么了,这么做贼心虚,你不会在囚禁沐橙吧?”楚云秀斜睨了他一眼。“怎么会呢?沐橙是我们嘉世的人,我们怎么可能囚禁她呢?”陶轩头上的汗不停地往下滴,“没有最好,那沐橙我带走了,不用送了。”楚云秀携着苏沐橙扬长而去。

当天,有人听到从陶轩房内传出摔东西的声音,几个在场的女婢被勒令着不能动被砸得浑身是血,然而之后所有人都再没见过那几个女婢。陶轩仍然在气头上:“这个楚云秀欺人太甚!”“长老莫气着了身子,等我们处理了叶修,还怕处理不了楚云秀那个丫头片子吗?毕竟只是一介女流之辈,能有多大能耐?”刘皓在旁边道。“哼,等某一天,我要他们通通向我臣服,一想起那些曾高高在上的人会跪倒在我脚下,就觉得舒畅,哈哈哈哈哈!”陶轩疯狂扭曲地笑着。

“计划开始了。”

TBC.

呜呜,又没写到重要的虐情,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QAQ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