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all】双月之祸(一)

看到开头就猜到了结尾系列

皓粉误入,苏叶神,第一章是废话

ooc*n

 

——

 

凄其雨雾惑幽襟,枯瑟滴滴双月临。

怨魂长哀声戚戚,敢时变幻恨吟吟。

                                                  

细密的雨珠沿着屋檐滑落,溅起一朵朵水花。天空被浓稠的乌云遮住,分不清此时究竟是白天还是黑夜。小女孩趴在窗台上,两只小脚丫在身后不停地摆动,她看着眼前的雨雾,好奇地想要触摸一下雨水的冰凉,她小心翼翼地把手伸出去。身后忙碌的母亲不经意间看到这一幕,手里端着的东西一瞬间被摔得粉碎,她以平生最快的速度拉回了小女孩,紧紧抱着她,眼里是止不住地惊恐。

小女孩不耐地在母亲怀里扭了扭,母亲的力道太重她几乎要喘不过来气。母亲许久才缓过来,脱力地跌在了地上,她看着止不住颤抖的手,缓缓捂住了脸,滚烫的泪珠从指缝间不断滴落。小女孩慌了,她嗫嚅着,轻声啜泣着:“娘亲,对不起……”母亲一把抱住了她,她嘴唇微微颤着,想要说些什么最终什么也没说,她像是一下子老了几十岁,半晌才轻轻擦去女孩脸上的泪珠,牵着她的手走进里屋,进屋前,她扭头看了看身后的雨幕,轻不可微地叹了口气。

 

时间回溯到两年前。

“快追!他武功已经废了,不可能逃得太远!不管死活,只要抓到他,就可以进入精英小队!”

一行人飞快地在密林里穿梭,被外来者侵入到自己领地的野兽发出一阵阵怒吼,胆小的鸟儿扑棱着翅膀一群群飞向天空。“刘队,人找不到了!”在前面负责搜捕的一个人突然喊了起来,“什么?怎么会?他已经废了,不可能逃得掉的!”被称为刘队的人皱着眉头不可置信地说,“给我搜,既然血迹是在这周围消失的,那他一定就在这附近!”“是!”看着队员领了命在草丛里弯腰搜查,刘队眼里划过一丝阴狠,黑雾从他身上冒起又迅速消失。

在一个隐秘的山洞里趴着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身上的衣服变成了血色的布条,可以看得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最小的几乎都有三厘米长,几乎让人毫不怀疑他下一秒就会死去。他眨了眨被血流模糊的眼睛,将手中的武器插在地上,似乎想凭借着站起来。还未等他站起来,从洞外飞过来一把匕首,狠狠插在他的小腿上,他一个趔趄,再次摔在了地上。

“叶哥,没想到您也会有如此狼狈的一面啊,哈哈哈!”伴着嘲笑声,一个人走了进来,是之前的刘队。“呵。”叶哥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发出一声轻笑。门口的人气急败坏地走进来捏着叶哥的下巴迫使他和自己对视:“你不是挺神气的吗?不是总仗着自己高人一等的身份来教训人吗?怎么?不想说话?很好很好,叶秋,这就是你看不起人的下场!明年的今天我会给你烧香的。”鹰钩鼻的男人抓住叶秋破碎成一滩的衣服,只一用力,衣服便化为灰烬。

偏他用力的时候故意将衣服勒在叶秋的伤口上,叶秋微不可见地皱紧了眉头,双手也只是微微握紧又很快松开,却邪在手里不停地颤抖着,叶秋不停地在脑海里安慰着某个小家伙。“却邪吗?放心,嘉世会替你好好看管着的。”鹰钩鼻使劲掰开叶秋的手指,将他的手指一根根掰断,夺过却邪,却邪在他手里挣扎着,鹰钩鼻一个怒吼:“给我安静点!否则就别怪我将你和你主人一起送入地狱!”却邪安静了一秒,以更加疯狂的姿态挣扎着。

鹰钩鼻不耐烦,他掏出一张符咒贴在却邪上,念了几句咒语,符咒散开化为一条条锁链锁着却邪,却邪终于安静了。叶秋眼露哀伤,他将目光移向鹰钩鼻:“刘皓,你这样就满足了?”“你懂什么?”刘皓闻言,突然就发怒了,一脚踢向叶秋的肚子,叶秋本能地捂住了肚子,吐出一大滩血,“你懂什么?”刘皓像发了疯一样对着叶秋拳打脚踢,叶秋没了灵力,在几天的逃脱中早已没了力气,只能勉强用手臂护着身上重要的部位,叶秋逐渐感觉到视线越来越模糊:“呵,就这样……结束了……吗……”然后失去了意识。

刘皓发泄完,才发现叶秋已经没了气息,他狠狠地朝叶秋啐了一口,拿着却邪往洞外走,想起什么似的,转过身走到叶秋面前:“就让我看看大名鼎鼎的斗神叶秋长什么样吧。”他将叶秋脸上的面具摘掉,入眼是一张血淋淋模糊的脸,刘皓愤恨地将面具扔在地上,他对叶秋的外貌并没有太大兴趣,想了想,他提溜着叶秋,走到一处山崖,扔了下去:“叶秋,下辈子见!”然后转身离去。

 

第二天嘉世传出消息:“嘉世斗神叶秋因修炼走火入魔,因为害怕伤害到普通民众,已经自行了断。嘉世不可一日无守护神,从今日起,却邪将由孙翔掌管,希望他能带领嘉世再次走向巅峰。”消息一出,举陆皆惊。

霸图城,韩文清看到这个消息后,一掌拍碎了办公的桌子:“懦夫!”然后走了出去,据霸图一个成员后来回忆,那天韩队似乎训练比平时更猛了,而且他们一向冷静的张副队也在那一天失了分寸,训练出了不少差错,而且那一天晚上似乎有人看到张副队的房间亮灯到很晚。

微草城,王杰希看到后猛地站起身子,却失手打翻了一个茶杯,王杰希定定地看着地上茶杯的碎片,深呼吸,有条不紊地下达一个个命令,仿佛刚才失态的并不是他,等所有人出去后,脱力地跌坐在椅子上,眼神有些失焦,怎么……可能呢?

蓝雨城,黄少天一把把公文拍在桌上:“骗人的吧骗人的吧骗人的吧!叶秋会走火入魔?这种话也只有嘉世那群人可以编的出来!人才死就立马找到了却邪的继承者,嘉世是有多不耐烦啊,早就告诉过老叶嘉世那群人别有用心,他就是不听,这下好了,队长,你说话啊队长!”喻文州叹着气:“我们都能看出来嘉世有问题,前辈肯定早就知道了,只是他……”眼神逐渐黯了下去,他多想那个前辈也能学着依赖他呢。

轮回城,周泽楷看到后只是默默回了房,头上的呆毛蔫蔫地耷拉着,他咬了咬嘴唇,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前辈……”

……

叶秋悠悠睁开眼,头顶上是陌生的屋顶,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上盖了条暖和和的被子,身上的伤口都被细细处理过,他转动头,看着陌生的一切。“吱吖”一声,门开了,一个年轻人端着热水朝他走来,年轻人把热水放到一边,才发现叶秋已经醒了,当即兴奋地跑到他身边:“你醒了!”还不待叶秋说什么,年轻人忽地跑到了门外:“老板娘,那人醒了!”然后就是一阵急促的跑步声,房门口一下子涌进来几个人,惊奇地看着他,叶秋无奈地扯了扯嘴角,他舔着干涩的嘴唇:“……水。”“哦哦。”其中一个人慌忙地倒了杯水给他喂下。

其中一个年龄偏大的女子清咳了一下,她不好意思地挠着脸:“我是这儿的老板娘陈果,这位是你的主治安文逸,这个是我的好闺蜜唐柔,还有这个高个是包荣兴,”“叫我包子就好了。”包子拍着胸脯。“还有这个是罗辑,他是我们的主簿先生。”叶秋顺着她的手指一一看了过去,叶秋点了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他开口:“我叫叶……修。”

 

tbc.

诗是原创,拜托我师父写的

评论(2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