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挑山工

刷微博时看到的一张图片,当时就有的脑洞

照例ooc*n,挑山工叶x程序猿黄

 

——

 

某年某月某日,天气晴,微风,忙碌了大半年的黄少天被同事邀去爬山。

作为一个长期待在办公室的程序猿,黄少天他们并没有怎么锻炼身体,听从随行的老人的话,在山脚买了根登山用的青竹杖,他们一路走走停停,在什么地方饱览壮丽的山色,或者在道边诵读凿在石壁上的古人的题句,或者在喧闹的溪流边洗脸洗脚[1],时间已经到了中午,然而他们才刚到半山腰,几个人累得不行,就在附近的一个凉亭子里休息。

黄少天嗓子干得冒烟,他拧开瓶盖仰头猛灌了几口,然后舒服地喟叹。他不是个安分主,即使累到不行,还是忍不住乱扭动着身子东张西望,这一望,他把自己给丢了。

 

在山上随处都可以碰到挑山工,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扁担两头的绳子挂着沉甸甸的货物[2]。黄少天此时盯着的是几个挑山工结伴的身影,其中有一个明显比他大不了多少的青年,他们坐在树荫下休息,几个年长的看上去像是在对青年说话,青年时不时对着他们点一下头,然后低头吃一口简陋的盒饭。

青年不像其他人那样狼吞虎咽,吃得哪都是,相反他吃得很优雅,又不似贵公子般格格不入,在一群山野村夫中意外很和谐,挑山工在长期的风吹日晒中,皮肤早已变成黑黝黝的健康色,青年的皮肤相对来说是一种古铜色,脊背微微佝偻,眼神很亮,偏头和人说话时唇角是向上扬着的。干这活的大都是中年或是老年人,看不出他对这份工作有什么不满。

黄少天心里有点痒痒的,像是被猫挠了几下,他想去问青年的名字,莫名想去靠近他,想要带他逃离这份工作,看他那么苦,他居然有点不忍心。还没等他动作,同事就喊他出发了,他只能按捺住小心思,回头看了一眼,记住了青年的长相,打算等爬完山就去问问他的名字。

 

然而没想到的是,黄少天在遗忘了刚刚的小插曲后兴奋地看着风景时,不小心被几个熊孩子撞了一下,挎在肩上的包被甩飞了出去,背包在空中旋转滑翔了几圈,转眼落入崖下消失不见:“啊我的包!”他趴在栏杆上冲着飞出去的包喊。他怒气冲冲地转身回怼那几个熊孩子,熊孩子知道自己闯祸了,委屈地站在他面前说对不起。黄少天火气去了一大半,但他也有点难过,他的钱包银行卡吃的全在包里,他不好意思冲几个孩子发脾气,只能巴巴地望着包落下去的方向。

几个路过的挑山工看了看,有点不忍。干他们这行的要预防各种意外,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也会遇到这种情况,为了躲避人群和飞来的垃圾,他们闪躲不及时货物也会飞出去,他们要到崖底去找丢失的货物,然后再根据货物受损情况被罚款。一个老挑山工跟其他人商量着说帮一下,他放下扁担,打算自己下去帮忙,然后他被拦住了。(这一点我是杜撰的,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这种情况)

“陈叔,我去吧。”拦他的是黄少天之前注意的青年,“我挑的货少,下去再上来费不了多少力。”他说完径直把扁担放到黄少天脚边,“帮我看一下,我下去帮你捡。你包什么样子的?”黄少天呆呆愣愣地看着他,叶修又问了一遍,黄少天才恍然,连忙“哦”了几声,又恨详细地介绍了他的包,“啧,话真多。”叶修没等他说完,就掏出了一根绳子牢牢实实地绑住,另一头甩向了悬崖。

他抓了抓绳子,确认牢固后,才缓慢往下滑,黄少天突然有点紧张,他扑到前面,冲叶修喊:“喂,别捡了,我不要了,你上来吧!”叶修只是抬头冲他笑了下,继续下滑,黄少天被那一眼瞧得心里鼓鼓胀胀的,说不出什么感觉,他只能默默祈祷着。

崖下有一块凸起的岩石,书包正好落在那块石头上,叶修抬头看了看上面,估摸着自己才下滑了不到一千米,他小心地落在那块岩石上,松了松绳子,把背包背在背上。然而他不知道他这一松手上面的人有多担心。(我就是不想让叶神下到最下面,不服你也咬不到我啊)

叶修回到上面的时候,被黄少天拉着从头到尾检查了个遍,嘴里不停地问着“有没有事?有没有受伤?”叶修好笑地看着他,把背包还给了黄少天,揉了揉他的头发,笑着说自己没事。随后挑起扁担跟着等他的挑山工们重新上路。

 

黄少天被叶修撸头发的动作僵了一会儿,他脸迅速烧了起来,耳边的声音似乎一下子消失不见,还残留着叶修低低的笑声,震得他浑身发麻,他小心地把手覆在叶修摸过的地方,他眨了眨眼,莫名有些开心。

他忽然就冲着叶修跑了过去,边跑边让自己同事先走不用等他。叶修正在纳闷,他不知不觉将黄少天当成了自己的那个妹妹,下意识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他还在想着心事,就看见刚刚的小伙子就朝他跑了过来,对着他叽叽喳喳地,有点儿吵,但是他不厌烦这种感觉。

叶修就这样带着一个小跟班登上了山顶。

 

fin.

[1][2]黑体加粗取自冯骥才先生的《挑山工》片段。

考完了一两门,终于有了时间,其实结局我没想好,不知道该怎么结局,不过就这样吧,至于黄少之后会不会替叶修找个工作让他离开这里就是黄少的事了,实力甩锅中,,,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