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all】双月之祸(八)

看到开头就猜到结尾系列,还是想把这个脑洞填完

乱七八糟的架空背景,ooc*n

 

——

 

阴沉压抑的天空下,看不清身形的人,突然炸裂翻涌的云层,血红之月悄然而生,不详的黑色雨滴,无知孩童的欢闹终变成凄惨的尖叫,无力、痛苦、挣扎,又是谁趴在他耳边说:“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这一切吧,这些都是你害的。”“是你害的。”“你害的。”“害的。”“的。”……

叶修猛地一下子坐起,呼哧呼哧喘着粗气,浑身冷汗不止,他尚且还没有平复心情,梦里那种无助的感觉让他瞬间想起了多年前看着苏沐秋死亡的那一刻,他抬头看了看窗外尚且挂着星星的夜幕,陷入了沉思。

随着修为的逐渐增长,梦里的一切也越发清晰,某一天他在梦里清楚地看到了街上的花灯和欢笑的人们,他猛然惊醒,那是……中元节!而现在距离那一天只剩下最后不到十天,叶修摸着下巴飞快地转动着脑子,他突然起身钻进了兴欣的书房翻着书籍找着什么,兴欣众人一脸懵逼地看着他,有心帮忙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之后的几天荣耀大陆上说得上名号的城市都被叶修访了个遍,不眠不休了四五天,他除了眼窝处多了一团青黑,修为居然又涨了不少,第六天,他头顶的百会穴无声无息被打通了,被封印的记忆一股脑全涌了上来,叶修在意识空间沉默地看完自己的前半生生活,事后他悄无声息地去了雪山,没人知道他在山上干了什么。

等到中元节那一天,他给那些城主以及精英队伍的队长发去了消息,告诫他们在夜幕来临后不要出门,各大队长疑惑地读完了信,对叶修的决定有些迷惑不解,一部分人不屑地嗤笑,把信纸随手一扔,继续筹备着中元节灯会的各项事宜。

叶修跟兴欣的人说了一声后,先去了嘉世,跟邱非说了会儿话,自从嘉世主力被遣散完毕,邱非以一己之力撑起了这座伤痕累累的城市,依然信守着嘉世精神的人们也无比信任着新上任的小队长,然而这位已经挑起大梁的小队长依然跟以前一样一脸恭敬地招待他的前辈。

 

傍晚,叶修告别嘉世率先来到了霸图,其他的他不担心,但霸图不一样,霸图有韩文清,和他斗了十年的对手朋友,有张新杰,一个把时间规划得有条有序的医药师,还有张佳乐,一个行走的炸弹。

叶修大爷般坐在霸图的待客室,端起一杯茶水大口大口喝着,张新杰又给他倒了一杯:“前辈,还有事吗?还有几分钟我们霸图就要去城东巡逻了。”“新杰,别急啊,你们没收到我的信?不可能啊。”叶修虽说是疑问,但脸上却是笃定。

“我说老叶,你这到底怎么回事?莫名其妙跑来说不让我们出去,总得给我们个理由吧。”张佳乐捋着自己的头发打转,一屁股坐在了茶桌上,被韩文清一瞪眼又乖乖下来。

宋奇英在窗边突然喊道:“队长,副队,张佳乐前辈,出事了!”几个人听言迅速移到窗前,然后便是瞳孔紧缩,待客室的两面窗口可以直接观察到街上的情况,外面的天空几乎全暗了下来,云层中是两轮血红的圆月,其中一轮上面勾画着奇怪的图案,就像是什么阵法,暗黑的雨滴落在路人的身上,却让他们痛苦地尖叫,没一会儿那人忽然就不见了。

张佳乐紧咬着下唇,这一幕勾起了他不堪的回忆,那年他眼睁睁看着百花的人在那场战役中死伤惨半,他的搭档孙哲平也因为那次事故伤了手离开了他, 他怎么能怎么能让那样的事再次发生。

他突然就往外冲,在踏出门口的一瞬间被拉住,他红着眼扭头冲那人喊:“叶修你他娘的混蛋!给老子放开!”“张佳乐你发什么疯!冷静点儿!”叶修死死拽着他。“叶修你怎么那么冷血,你没看到那些人在求救吗?”“你以为我不想救他们吗?”叶修忽然朝他吼了回去,张佳乐愣住了。

叶修深吸了口气:“如果你想死,你就去吧。希望你能在跑到他们面前之前还能存在于这个世界。”他放开了张佳乐的手,垂眸不再看他。张佳乐咬了咬唇,安静地呆在了原地,韩文清黑着脸:“胡闹!叶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修看着窗外,脸上的神情晦暗不清,他长舒了一口气,将心中积压了许久的事一一道来,张佳乐原本想嗤笑叶修一句,转念一想,叶修所困扰的不正是眼前这幅景象吗?他自己连想都没有想过该做什么,只是一味往前冲,有什么资格嘲笑叶修呢。他抬头看了眼叶修,才发现他的眼窝青黑,可想而知他最近被这梦魇折磨得有多狠,张佳乐头一次觉得自己那么没用。

他第一次遇到叶修还是他在百花的时候,那时候的他们正值年少轻狂的年纪,有着用不完的劲儿,那时候的叶修还叫叶秋,一杆却邪破百花让张佳乐无端生起了叶秋的气。

两城城主莫名决定要打一场友谊赛,张佳乐泄愤地想这次一定要让叶秋那家伙好看,结果还是输了,叶秋一比赛完就没了影,张佳乐脑子一热也抛下了客人跑到了后山,却发现叶秋正在他常坐的那棵树下小憩。

落花纷纷扬扬落在叶秋身上,那个少年一袭白衣,一头黑发随意散落在地,长带的面具被他偏放在右耳,露出那张精致的脸,眼角眉梢处一抹艳红更为他添了几分风情,尤其是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双眼噙着迷蒙的水光,歪着头似乎在确认自己在何处。

张佳乐呼吸都停住了,他自小就喜欢美的东西,偏生那人清醒后嘴角扯出一抹笑:“哟,这不是张佳乐大大吗?怎么,看哥看傻了?”“滚,多大脸!”张佳乐红着脸吼,“得得得,我走还不成吗?至于见到我就那么气愤吗?都脸红了。”叶秋又调笑了他一句,起身拍拍身上的土就走了。殊不知张佳乐在身后不敢置信地捂着疯狂跳动的心。

有些人不能见,一见误终身,自此,一眼沦陷。

 

tbc.

叶乐见面场景我借鉴?了一个消失已久的太太的梗,我到现在还记得他/她的《【叶all】灼灼》,第一章写得就是叶乐相遇的场景,张佳乐被自己家族的人追杀,逃到了桃花林,被树枝勾住了身上的琴,然后叶修救了他,啊啊啊,好想看后续,当时真的超喜欢这篇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