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表里不如一

情绪混乱梗,拿以前的脑洞来混更,至于题目就不要多在意了

蹭tag想要折扇,这天简直快热死,不过就我这个跟中奖几乎无缘的人能有幸运奖吗?

ooc*n

 

——

 

“哈哈哈哈哈哈哈!!!呜呜哈哈哈!”刚刚结束和蓝雨的比赛,叶修溜出去正打算吸口烟就听见一阵怪异的笑声,笑声一阵一阵的还夹带着哭音,他听得浑身起鸡皮疙瘩,他仔细听了下,皱着眉将手里的烟捻灭,朝着声音的来源摸过去。

 

林后的无人场地,一个黄发少年蹲在地上哈哈哈地大笑,似乎觉得不妥,他紧紧咬住自己的手臂,笑声被硬生生塞回肚子里,空余几声破碎的呻吟。“你没事吧?”关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腾地一下站起,警惕地看着身后出现的青年。

 

叶修看到他身上穿的衣服:“你是蓝雨训练营的吧,一个人躲在这里傻笑什么?”他的目光从少年揉得通红的双眼移向被咬出血的手臂,脸色一变,拉过少年的手臂就走,黄少天拼命躲闪:“你干什么?”叶修瞪了他一眼:“还想不想当职业选手了?职业选手有你这么对待自己的手吗?”黄少天沉默了。

 

拉着他进了医务室,看着医生给他止血涂药包扎伤口,叶修心里有一种怪怪的感觉,从一开始少年身体上就表现出对他的不信任,可脸上那浓浓的“我相信你”是怎么回事,就好像是脸上的情绪跟他所想要表现的完全相反,这是怎么回事?叶修不动声色地看了黄少天一眼。

 

“说吧,为什么伤心?”叶修摸着不安分的手指漫不经心地问,烟瘾犯了,他四下瞅着有没有地方可以抽烟,殊不知他的问话在少年心里激起很大的波澜,他一把扯过叶修的衣袖:“你怎么知道我在哭?你知道我的事?还是你懂得解决的办法?你居然能看出来,你到底是谁?”“嘉世叶秋,不懂,不知道,你的眼睛不会骗人。”叶修简洁明了从后往前一一答道。

 

少年的神情一下子低落了下去:“原来你也不知道啊。”叶修斟酌着语句想要安慰他,就见少年仰起脸:“叶秋,我是蓝雨的黄少天!那么以后就拜托了!”医生从后院回来,看见黄少天脸上挂满泪水,一个扫帚拍向叶修:“你多大了?怎么还不知轻重把小孩儿弄哭?给我出去出去!”

 

叶修一脸懵地被赶出去,就听见医生疑惑地问黄少天:“你怎么哭得更厉害了?他怎么欺负你了?告诉叔叔,叔叔帮你欺负回去,这么可爱的孩子他也下得去手?”门里没有了声响,过了一会儿听到黄少天噗嗤笑了:“没有,叔叔,他没有欺负我,我们是闹着玩的。”

 

等了一会儿,就见黄少天从屋里出来,给医生鞠了个躬:“谢谢叔叔。”如何拉着还在门口的叶修就走了,等到了无人的地,黄少天复杂地看着叶修,叶修摆摆手:“得,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会帮你的,先把你的情况说说吧。”黄少天纠结了一会儿,把他藏了多年的秘密告诉了叶修。

 

原来黄少天从小就得了一种怪病,情绪混乱,说是混乱也不对,就是所有的情绪都是相反的,开心的时候在哭,伤心的时候在笑,害怕的时候别人以为你很勇敢,想要尝试什么的时候别人又会觉得他在害怕,这个病给黄少天造成了不小的麻烦,还记得小时候一个他们最喜欢的老师要走了,黄少天大笑着拉住老师不让他走,却被同学误会,那个老师一直也最喜欢黄少天,见他笑着送走自己,以为他不喜欢她,特别失望,黄少天百口难辩,自那他学会把主要情绪掩藏起来,不让别人看出端倪。

 

可是情绪哪是那么容易被控制的,得知魏琛要离开蓝雨,他一下子红了眼眶,却在看到周围人惊异的目光之后反应过来,他伸手摸了摸嘴角,那是一个还未来得及绽放的微笑,他停顿了片刻,猛地推开人群跑了出来,逃走的时候,他听到有人在嘲笑他:“呵,一个忘恩负义的家伙,魏老大那么疼他,现在都要走了,他居然还有脸笑,真是只白眼狼,养不熟!”黄少天听了,心里个更加委屈,这种事他也控制不了的啊。

 

黄少天说完,满是期待地看着他,叶修思索了一会儿:“如果你控制不住,可以来找我,在哥面前你不必压抑自己。”黄少天就差叫出声了,天知道有人理解自己的苦楚,自己可以想笑就哭,想哭就笑,不必去刻意想伤心的事来笑,也不必想开心的事来哭,这种事简直太开心了有没有!他突然紧紧抱住叶修开心地笑着,叶修心疼地看着自己的衣服:“虽说知道你本意是开心,可看着你哭还是挺别扭的,别蹭了,衣服都被你眼泪蹭脏了。”

 

说着嫌弃的话,叶修也没推开他,一下一下拍打着黄少天的背,等他平静下来。黄少天看着叶修身上一大团水渍,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叶修拉过他走回蓝雨的休息室,找到魏琛,魏琛看了一眼跟在叶修身后的小跟班说:“以后就拜托你照顾他了。”叶修点头,黄少天拉过魏琛的衣袖:“魏老大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要笑的,我真的很伤心,但是我控制不住我自己啊,都是情绪的错……”魏琛听得头都大了,也没搞懂黄少天到底说的什么意思,也没在意大手一挥原谅了他。

 

之后魏琛就退了役,黄少天加了叶修的QQ后开始缠着他,也幸好他天生笑脸,尤其是说话的时候嘴角更是弯弯的,黄少天偶然发现之后话更多了,也不管叶修回不回复,一个人边说边打字也不觉得无聊,叶修只要有空了也会跟他聊上一两句,蓝雨对于队员是最优待的,一人一个宿舍,如果有人在此时进入黄少天房间,就会发现他满脸泪痕,但还是锲而不舍地缠着某人说话。

 

第六赛季蓝雨夺冠,叶修坐在观众席上,举着工作人员发放的黄少天灯牌,在旁边小哥的指示下,象征性地喊了几句,他发现自己烟瘾好像又犯了,不过他此时看着鱼贯而出的蓝雨成员,将他们的剑与诅咒围在中心,黄少天和喻文州举起奖杯的那一刻,黄少天又哭了,这次没人指责他,因为有许多人跟他一样,他朝台下看,叶修看到他眼里的光比灯光还要璀璨,他悄悄退出了场馆,点上了烟。

 

嘉世的矛盾愈发剧烈,叶修忙碌的同时也开始拒绝和黄少天的PK,黄少天看着屏幕上的又一次被拒绝,心里难受地要命,郑轩推动椅子滑动到他身边:“黄少,看你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喜事跟大家伙说说呗。”黄少天压抑住那股不明的情绪:“队长,我请个假!”然后就跑了出去,郑轩一脸懵逼,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黄少天回来之后显然平静了许多,他照旧会跟着叶修跑,在Q上不停弹叶修,和他拉家常说战队里发生的事,可他哭哭笑笑的样子让队友很是担心。第八赛季叶修退役的消息一传来,黄少天的情绪终于爆发了。

 

“黄……黄少,你没事吧?”一个小队员战战兢兢地看着黄少天笑得极其温柔灿烂的脸,黄少天瞥了他一眼:“我能有什么事,我好着呢,比谁都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有事了?退役就退役,就嘉世那群人,人心早就散了,我跟他说过多少次了,他就是听不进去,退役了正好,我才不会因为联系不到他而着急的。”小队员疑惑,既然不着急那为什么还要在Q上不停地敲人。

 

蓝雨对嘉世那次,黄少天消失了大半天,回来情绪稳定了不少,小队员舒了口气,没想到黄少笑得越灿烂越恐怖。叶修拉了一支队伍参加了挑战赛,真名也因此曝光,黄少天只是看了一眼消息便没了动静。

 

等到叶修击败了嘉世,夺得挑战赛冠军,他大大方方地站在镜头下,笑着说了句:“我回来了。”黄少天却突然间又笑又哭,意识到队友奇怪的目光,他梗着脖子对着电视:“还回来干嘛?等着找虐吗?”队友的目光从他身上移走,他低头抹掉眼角的生理盐水:“回来就好。”

 

他又开始有空就找叶修PK,遇到假期也是二话不说就订票飞去了H市,跟在叶修的身后叽叽喳喳好不热闹,不过这场景落在某些人眼里就不对了,一个没有叶黄的讨论组里,正紧张地讨论俩人的关系,一面心疼黄少天一面怒斥叶修,苏沐橙刚刚开始也会为叶修反驳几句,但观察久了,她也开始心疼黄少天,于是一场劝叶黄分手的活动展开。

 

首先是将两个人分开分别找人谈话,喻文州利用训练把黄少天紧急召回:“少天,你和叶神怎么回事?”“我们没什么事啊能有什么事,队长队长,不是说要训练吗?是找到对付叶修的方法了?那我们赶紧来练习吧!”喻文州发挥喻氏微笑,“队长你笑什么啊?赶紧上线!君莫笑又来抢boss 了!老叶别跑!放下我们蓝溪阁的boss!”

 

第二棒是张佳乐,该说不愧是张佳乐吗,他一来就邀请黄少天和他出去吃饭,然后直接开门见山:“我说少天,你喜欢谁不好为什么偏偏喜欢叶修?他哪里好了?”“等等等等等等!!谁告诉你我喜欢叶修的!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喜欢他的!”黄少天怀疑今天的风是不是太喧嚣了,不然他怎么听不懂张佳乐在说什么。

 

“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总跟在他屁股后面跑?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一见他就泪流满面?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明明哭得那么伤心却还是屁颠屁颠地找他?如果你不喜欢他,为什么不赶紧和他分开,被他欺负哭很好玩吗?你是抖M吗?”张佳乐恨铁不成钢地跟他列举,黄少天低头思索,原来他喜欢叶修啊,所有的事似乎都开始清晰明了,原来他最近的反常是因为他喜欢叶修。

 

他从迷茫逐渐开始转变为坚定:“乐乐,你说我跟叶修告白有多大几率成功?”“我靠!我说这么多你怎么还喜欢他,他都把你弄哭了,那个渣男有什么好的!这样的人根本给不了你幸福!”张佳乐有点儿抓狂。“他给不了,难道你可以给我吗?”黄少天抬头看他,张佳乐下意识双手护胸:“看我做什么!我可是直男!直男!”黄少天一脸怪异地离开了,张佳乐用目光送他离开:“我靠!”

 

另一边,魏琛跟苏沐橙等兴欣队员围住他们队长,将他死死按在沙发上,“你们想干什么?直说吧。”叶修动了动手指,苏沐橙看到了递给他一支棒棒糖:“吃这个。”叶修听话地将棒棒糖放在嘴里,聊胜于无,可以压制一段时间的烟瘾了。

 

魏琛盯着他:“你和少天什么关系?”“朋友啊,还能是什么?”叶修一脸理所当然。众人狐疑地看着他:“真的吗?”“真的。”“既然你不喜欢少天,就别再撩他,离他远点儿。”“嗯……嗯?什么意思?黄少天喜欢我?”叶修仿佛听到了天书,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

 

“如果他不喜欢你,为什么一看见你就哭?不用说了,肯定是你伤人伤得太深,如果你不喜欢他尽早说开,这样拖着别人你觉得很好玩吗?”“谁说我不喜欢他的。”叶修摸着下巴,原来如此,小话痨喜欢自己。他朝苏沐橙借了手机:“多谢了。”走了出去。“什么?”剩下的人又懵了,难道他们搞错了?

 

刚打过去,正巧,黄少天就接了:“老叶,在兴欣等着我,我一会儿过去有话跟你说。”“巧了,我也有话想跟你说,那就见面说吧。”说完就优哉游哉回去训练,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冲呆掉的兴欣众人说:“老板娘,我去接个人,晚饭多加一个人的。”拿了钱包就出门了。

 

过了一会儿领了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蓝雨剑圣回来,将行李放到叶修房间,黄少天跟在他身后,看他安置着自己的行李,犹豫了一番说:“老叶,我跟你说件事。”“嗯,我也喜欢你。”叶修看着他的眼睛回复。“我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又知道我想说什么!”告白被抢先,黄少天也没急,只是有点儿好奇,叶修想了想:“大概是因为爱吧。”

 

黄少天看了他许久,也笑了,叶修却惊讶地说了一句:“你笑了,这次是表里如一了。”黄少天侧头看了看镜面上自己的笑容,呆了:“好……好了?”他冲镜子做了另外几个情绪脸,发现脸上的表情跟自己所想表达的一样,他开心地搂住叶修的脖子在他脸上落下一声清脆响亮的“啵”。

 

门外的人已呆若木鸡,他们至今仍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俩会突然在一起。

 

fin.

不知道各位看官看得可还爽?


 

评论(10)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