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天

叶all王道!

【叶黄】小兵升职记

☞小兵叶x小王爷黄

☞对于其中出现的现代的一些词语请忽视,就把它当成类似于电视剧《极品家丁》的存在

☞ooc*n

能接受的话就往下看吧


——


所谓京城四少,是指城东跟城西的两位小侯爷方锐张佳乐,城北将军府的小将军孙翔以及城南的小王爷黄少天。


说起这黄少天,那名头可是够响亮的,他面若桃花,身形隽永,不知迷了多少姑娘的心,他年少好斗,上到皇子周泽楷大将军韩文清,下到城内平民武馆,在江湖上稍有名气的无一不被他挑战过,输少赢多。


但他渐渐没了兴致,和周泽楷韩文清之辈的战斗不可谓不爽,然而皇子周围御林军成群,不可能让他伤他分毫,打起架来也不尽兴,韩文清倒是直来直往,可耐不住他前不久才去了边疆,这下黄少天一个能打的都找不到,他无聊得趴在义斩酒楼里叹气。


和他同坐的是张小侯爷,他夹了一口菜:“少天啊,怎么?没对手无聊了?要小爷陪你去练武场练练手吗?”黄少天鄙夷地看着他:“得了吧,乐乐,就你那三脚猫功夫,我早就摸透了,你的功夫看上去倒是挺炫挺吸引人,将来如果你家没落了,你也不愁吃穿啊。”张佳乐佯怒,两人你来我往又是几个回合。


玩累了,黄少天趴回桌子看着窗外,他们的位置位于二楼靠窗,一偏头就能看到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小贩大声吆喝招揽着顾客,几个少女从这个摊跑到那个摊,双眼惊喜而又好奇地盯着好看的玩意儿,还有一群大妈在菜摊边跟小贩讨价还价。


然而事情并不完全那么美好,在街的一角发生了争执,黄少天嘴撇了撇,哪里都有这些无趣的事发生,他眼睛从那一块儿挪开,就见到一队巡城兵匆匆忙忙从另一头赶来,领头的擦着额上的汗慌不跌得解决争执。


估计那些起纷争的俩人后台比较硬,黄少天明显看到小队队长出了一头冷汗,正拿着一条手巾擦着汗,最后还是他身边一个看上去毫不起眼的小兵似乎提了什么,正在闹事的俩人迅速熄了火,不甘不愿地离开。


队长似乎并不满小兵的帮助,在两个得罪不起的人刚离开,他就对小兵破口大骂,黄少天即便隔得很远,也隐隐听到那人言语的污秽,小兵只是站在一旁神游,让人很怀疑眼前人的怒骂究竟他听进去了多少。骂够了,队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带着队继续巡逻。


小兵走在最后,他整个人看上去懒懒散散的,窝在后面踢拉着鞋子,帽子跟衣领都是歪歪扭扭的,虽然有很大程度是刚刚被领头人揪的,他们朝着这边走过来,小兵突然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


该怎么形容那个眼神呢,冰冷的杀意在一瞬间聚集到自己身上,黄少天只觉得浑身发颤,汗毛耸立,他僵硬着身子,周围变成了灰白,所有人的动作仿佛被定格一般,冷汗从黄少天头上缓缓滴落,碎在桌子上那一刻,小兵收回了眼神,世界也开始运转,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张佳乐夹了一嘴菜好奇地问他:“少天,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冒这么多汗?”黄少天没回答他的话,他的嘴唇还有些发白,刚刚差一点摸到死神的边缘,他回忆起那个眼神,古井无波,却能在一瞬间击溃他所有的防线,他缓了很长一段时间,神思恍惚地往外走,张佳乐匆匆塞了几口菜交了钱立马追了出去。


黄少天回府后大病了一场,躺在床上那几天,他脑海里不停地回放着那个小兵的眼神,来回折腾地出了好几身汗,老王爷担心地直接在朝堂上跟皇帝告假,还不等皇帝同意便火急撩撩地带着御医院院首张新杰赶回了南阳王府,又是一番兵荒马乱,闹得几乎人尽皆知。


等到黄少天醒来,已经是七天之后了,张新杰给他开了一副药便回了宫休息,老王爷不停地道谢。黄少天哑着嗓子要喝水,王妃心疼地扶起他喂了他几口水,又亲自下厨煮了一碗清淡的粥喂他喝下,好生安慰了他几句。


出了这档子事,老王爷决心要给黄少天找个护卫,黄少天一把拦住他:“父王,别找了,我有人选了,不过在我找到他之前可以考虑一下先带几个护卫。”他修养得足够了,本就不是坐得住的性子,一旦身体好了,就带着几个人出去找人。


为了不太招摇,他让几个护卫暗中藏好,若他有危险可以随时出来保护他。他来回走了几条街,撞见了好几支巡城兵队伍,就是没碰到上次见过的小兵,他兴致一下子缺失了一半,百无聊赖地踢着地上的石子儿。


前面有个人低着头朝他撞过来,黄少天躲闪不及,被撞得踉跄着倒退了几步,那人慌慌忙忙地道歉,黄少天随意摆了摆手,放他走了,还没走几步,他猛地意识到自己被顺了钱袋子,他气愤得要命,隔空冲那个小偷喊了句:“卧槽,我的钱袋!别跑!”


小偷见被发现了,按照自己预定好的逃跑路线跑,才刚出两条街,他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人,那人将他迅速撂倒,锁住他的双手,小偷眼睛一转,向着围聚过来的民众装可怜:“各位乡亲们,你们给评评理,这个人他不仅偷我的钱财,那可是我全部的家当啊,我一个小老百姓赚点钱容易吗?那也就算了,钱没了还可以再赚,但他还……还打人,皇城底下还有没有王法!光天化日之下就没有人能出来管管吗?”说着硬生生地挤出来两滴泪,博得了周围人的一片同情,纷纷为他求饶。


黄少天挤到前面,正好看到上次那个队长又在训斥小兵,让他放了地上的那个人,小兵低着头,死死地锁着小偷的手,见他来了,扭头冲他扯了一个微笑,黄少天一下子就迷了眼乱了心,小兵索性坐在了小偷身上:“钱袋是你的,确定吗?”


小偷迟疑地点了点头,小兵又说:“你既然自称是小老百姓,那么我问你,你一个平民是怎么拥有南阳王府特有的钱袋呢?哦,你是不是又要说你什么什么亲人在南阳王府给人当管家小厮,那你身上其他什么达官贵族的钱袋怎么也有,哟,这个还是唐府大小姐的呢,还有印有孙将军字样的钱袋,难不成你亲戚布满整个皇城啊?”


他这么一说,围观的人懂了,其中几个钱袋丢了的少爷小姐看着小兵从小偷身上摸出一个又一个眼熟的袋子,愤怒上升到了极点,叫他们赶紧捉拿了小贼,那个队长此时又摆出一副邀功的嘴脸,抢先上去押住那人,带着他走了,小兵把黄少天的钱袋扔给他,附在他耳边小声地说道:“小王爷,上次的事抱歉了。”


小兵抿着唇,可以从那双好看的眼里看出他的歉意,黄少天一愣,摆摆手:“哦哦,那件事啊,没事没事,不过你真的想要做点 什么的话,来当我的护卫吧。而且看样子你在那里待得并不好,来我这干,保证没人敢欺负你,怎么样,心动没?”小兵摇了摇头:“小王爷,雇佣人是要走程序的。还有,我叫叶修,隶属于巡城兵第二大队第一百五十四小队何厚校尉麾下。”然后他就转身走了。


黄少天转眼就想通了,他背过手,心情颇好地往回走,暗地里的护卫黄一现身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句什么,他脸色一变,很快又恢复原样,没事样地往王府走。刚进王府大门,他猛地关上门,整个人也松了一口气,撒欢似的跑到书房找老王爷:“父王父王,跟你说,我就要叶修了,我要他做我的贴身护卫!!那个人很厉害,虽然他只是个小兵,但父王你要相信我,那个人绝对值得重视的!”他眼睛亮亮的,老王爷在心里为那个叫叶修的人默哀了几秒,他点头:“想要那个人自己就去争取。”


“这不是来问亲爱的父王您如果想要一个小兵应该走什么程序吗?”黄少天冲老王爷眨了眨眼,老王爷心软得不行,大手一挥:“我们王爷府想要个人需要走什么程序?直接把人带回来就成。”黄少天小小地惊呼了一下,马不停蹄地赶到叶修所在的军营。


叶修此时正在为之前他的行为受罚,没有人想到,那个小贼和他们的校尉何厚是兄弟,他能在皇城下犯案并不被抓多亏了这个关系,偷到的钱兄弟俩平分了,也因此小贼何必总在何厚的管辖地多次行窃,即使不小心被发现了,也总是何厚第一时间抓住他,然后在一个小巷子里放了他。叶修一回到军营,就被勒令绕着训练场跑圈到酉时。


黄少天到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在跑圈,训练场的人已经寥寥无几,黄少天看到叶修跑着跑着脚步就慢了,拖着脚步慢慢往前移,边上似乎有个长官,见状冲他喊:“跑快点儿!别想偷懒!”见到叶修真的加快了脚步,满意地拍了拍另一个人的肩膀:“走吧,去吃饭。这小子今天惹怒何校尉了,他今天是吃不到饭了,偏偏跑完他还得去巡逻,得罪谁不好,偏偏得罪何校尉,这小好了,被安排到事故最容易发生的晚班了……。”


随着两人走远,原本还积极跑圈的叶修瞬间就停下了,他几乎是以龟速移动到旁边的大树下,毫无形象地一屁股坐在树荫下,黄少天跑上去:“要跟我走吗?”叶修抬眸看他,许久才扯出一丝笑:“好。”他将手放在黄少天伸过来的手上。


叶修就这样成了王爷府一个三等侍卫,每天的任务就是陪黄少天切磋,叶修一开始还顾忌着身份,打了几架之后,彻底和黄少天闹成了一团,府内经常有人看到他们的小王爷不顾形象地挂在叶修身上求战,一面念叨着“非礼勿视”一面开心地离开,自从叶修来了之后府里的人终于能安心工作不用担心被小王爷拉住说上一天的话了,他们打心底里感谢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叶修。


还记得刚开始叶修和黄少天切磋武艺的时候,叶修下手下得狠了些,小王爷浑身都是淤青,他趴在床上被人按住涂抹伤药,老王爷心疼地警告叶修让他尽量让着黄少天,被关心的那位却不买账,他龇牙咧嘴地说:“不许让,老叶你下次敢放水我们……我们就绝交!嘶,疼疼疼疼疼疼疼疼!我的亲娘哎,你想谋杀啊!!!”叶修不自觉弯了眉眼,他悄无声息地退出去站在门外,心里面暖得一塌糊涂。


黄少天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才刚躺一天,就迫不及待找叶修切磋,又一次被叶修撂倒在地上,黄少天累得不行,叶修在旁边看着他:“还打吗?”黄少天摆了摆手:“不打了,好累啊,不过好爽!走走走,小爷带你去吃饭,我跟你说啊,义斩酒楼的饭菜都特别香,上次去还是跟乐乐去的,说到乐乐,好像好久没见那群损友了,正好这次带你去认识认识他们,我这次还要吃他们家的酱鸭子芙蓉大虾糖醋鱼卷四喜饺八宝膳粥……”


来到酒楼,黄少天叽里呱啦报了一大堆菜名,便带着叶修去了他们常去的包厢,上菜的过程中,张佳乐方锐孙翔也已经到了,听着黄少天大肆夸赞着他家的叶修,几个人有点儿不信,非要来切磋一下,说来就来,几个人腾出一块地方,叶修和孙翔张佳乐方锐站在中间。战斗过程省略,叶修三下五除二制服了三个人,几个人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佩服的。


“怎么样怎么样?我们家叶修厉害吧厉害吧,你们三个一起上居然都打不过人家一个,亏你们还自诩自己功夫不赖,这下赤裸裸打脸了吧,你们脸疼吗?尤其是方锐你还搞偷袭,结果还不是连别人衣角都没摸到,服了没服了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孙翔下巴一扬:“不服!再来一次!”他的肚子咕噜叫了一声,黄少天方锐更是毫不客气地笑了起来,被冷落半天的一桌子菜终于被他们想了起来,男人友谊来得很快,一场混架一顿饭几个人已经建立了情谊,几个人问着叶修一些关于武功上的事,叶修一一给他们解决了,几个人走之前还依依不舍地说让他有时间去自己那儿指导一下自己,叶修答应了,黄少天有些吃味。


他拉着叶修往家走:“明明是我认识你在先,和你混熟花了好长时间,为什么你和他们就很快打成一团?我吃醋了,要叶修跟我多打几场才好。”他噘着嘴,叶修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头:“他们不是你的朋友吗?”黄少天知道因为他们是他的朋友,他才接受得那么快,知道这个理,可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他理不清。


两个人各自想着心事,坐上了他们的马车,黄少天没架子,他总是拉着叶修和他平起平坐,此时叶修也和他坐在一起,才走一会儿,叶修感觉到不对劲儿,他掀起帘子,马车已经出了城,马夫不知道去了哪,叶修只怨自己跑了神,连马夫什么时候被换了也没发现,马跑得很快,不是他能控制得住的,在前面是断崖,叶修咬了咬牙,对黄少天说了句:“得罪了。”抱着黄少天从疾驰的马车上跳了下去,两个人因为惯性滚进了草丛,黄少天被护得好好的,倒没受什么伤,叶修就有点惨了,事发突然,他甚至做不出更好的选择,草丛里的刺划得他的衣服和脸上烂了几道口子,停住的那个地方偏是乱石堆,他的右肩膀一下子磕到了石块的边角,他疼得脸色一下就白了好多。


黄少天红了眼,他看不到叶修身上的伤势,只是看着叶修脸上的伤痕焦急地问:“老叶,你怎么样?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叶修避重就轻:“还好,你呢,没事吧?”“靠!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担心我?”他说着就要上手检查叶修身上的伤,叶修一把把他抱住:“别动,来了。”


他还在好奇谁来了,就感受到一股强烈的杀意从四面八方围剿过来,叶修站在他身边,将所有杀意从他身边引走,杀意逼近的时候,一群黑衣人也从草丛里跳出来,拿着兵器冲过来,黄少天见过擂鼓声震撼的沙场,见过城里喊打喊杀的比武场,可从没见过这样安静的战斗,双方几乎话也不多说,受伤连句闷哼都没有,黑衣人倒了一个又一个,可还有无数黑衣人从四周不停冒出,黄少天和叶修战斗的这一段时间,功夫早有所长进,可和这些人比起来还是差了太远,叶修为了保护他已经受了不少伤,兵器断了就夺取另一个人的兵器继续战斗。


叶修忽然吹了一声口哨,对黄少天说:“少天快走,这一段时间……”黄少天没听清他接下来的话,就被他一个大力扔上了闻哨而来的马上,他急急地看向叶修,马带着他往城里跑,他回头看着叶修,叶修脸上是他们第二次相见时的笑容,他启唇,黄少天却看懂了,他说:“再见了。”他猛地一拉缰绳掉头:“混蛋叶修!再见什么的我才不要!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小爷我就想陪着你!”


叶修看见他回来有一瞬的惊讶和愤怒,可剩下的全是欣慰,苦战之后,所有的黑衣人都被消灭了,他们两个也累得并排躺在地上,黄少天一个翻身抱住了叶修,嘴里嘟嘟囔囔地,叶修无奈地摸了摸他的头,等到救兵赶来,两个人已经相拥着入眠。


再后来,叶修直接从三等侍卫上升到贴身侍卫,还是吃住都在一起的那种。


fin.

烂尾了,叶神的话不多,求见谅,写得又是人物崩坏又是头晕的,感谢所有看到这儿的小伙伴




评论(4)

热度(102)